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改革开放亲历者回忆四十年十大瞬间

第一财经 2018-12-19 15:01:41

作者:CF40    责编:任绍敏

改革开放四十年,有曲折、有反复,也有经验、有教训。站在四十年的路口,展望未来,中国需要重新出发,“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助开放”。

1978年12月18日至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改革开放走过四十年时间。这四十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每一个变化背后都有无数次改革的试探,这中间,有曲折、有反复,也有经验、有教训。站在四十年的路口,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中国需要重新出发,“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助开放”。

在改革开放的重要时间节点中,2008年,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立。为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同时也为纪念CF40成立十周年,我们邀请了论坛成员、学术顾问撰文回顾中国金融改革与开放的历程,他们大多数都是改革的亲历者和推动者,在四十年改革进程中,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记忆。

2018年10月,《中国金融四十人看四十年》正式出版。我们精心挑选了四十年中,改革亲历者的十大瞬间。虽然这十大瞬间无法完全囊括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历程,但我们希望记录下这些历史瞬间,为未来改革开放的这条大船增加一些历史的厚重感。

1.1992年“全民皆股”与炒股三十六招。

图为1992年8月,深圳市宣布于9日凌晨开始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120万股民手拿身份证和钱涌入深圳争购抽签表,随后发生了震惊全国的“8·10风波”。该事件促使国务院在当年10月以最快的速度决定成立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和证监会。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股市开始快速发展。当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前身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主任厉以宁主持起草《证券法》,而CF40学术委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当时正在这里读研究生。他回忆:

有天深夜,我正在宿舍上铺熟睡,突然一声巨响,紧接着,听到下铺兄弟声如洪钟般的断喝:“写得好呀!”我心中一惊,深更半夜的,这家伙大呼小叫,是个什么情况?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探头向床下望去,见他正在挑灯夜读。刚才他读到精彩处,心生共鸣,情不自禁,不由得一掌击在墙上,大声喝彩。原来,那声巨响,是他演习“降龙十八掌”产生的。寻迹望去,在书的封面上依稀看到了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葵花宝典”。我凛然起身,世上竟然真有这等奇书?这可要借过来好好研读一番,实在不行就“巧取豪夺”。我眯起双眼,瞧个仔细。书的题目赫然是:炒股三十六招。原来刚才是看花了眼。

2. 1994年汇率并轨的前序故事。

1994年1月1日,人民币汇率并轨的第一天,在北京贵友大厦外汇兑换处,外汇牌价表上显示100美元买价为人民币867.83元。(新华社)

中国政府第一次开始集中关注金融开放问题应该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回忆,当时采取的两大举措:一是1994年初汇率双轨并轨,开始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系;二是1993年实施“以市场换技术”的外国直接投资政策。

黄益平说,汇率并轨是有前序故事的。最初汇率的调整大概始于1980年,当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1.5:1,严重高估。后来为鼓励出口,外汇一直是官方和市场两个汇率并行,但也因此产生很多不规范现象。因此,1994年1月1日,官方汇率5.80一次性与市场汇率8.70并轨,定在8.7:1的水平。由此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也对扩大出口和吸收出口导向型外商投资产生了积极作用。

3.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人民币不会有事”。

图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股民望着不断下跌的股市大屏幕,神色凝重。

1997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引发了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危机。此后,国际炒家攻击香港联系汇率制。香港恒指一度跌破9000点大关。接着,金融风暴席卷韩国、日本,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

当时,CF40学术顾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陪同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洛林到香港、泰国、马来西亚等地进行考察,研究危机产生的原因与演进细节。当时,余永定发现,在发生金融危机的经济体内,几乎没有例外,资本外逃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时他是人民币盯住美元的“不贬值政策”的坚定拥护者,在一次《联合早报》的采访中,他非常明确地说,“人民币不会有事。”不过,对于当时不得已而盯住美元的策略,余永定后来回忆说,“我当时的强烈感觉是,一旦条件允许,人民币应该尽快同美元脱钩。”

这次金融危机也让中国政府开始重视金融风险,当年底,国家宣布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开始着手重点解决国有银行不良资产问题。

4.“芜湖模式”让开发性金融一炮打响。

图为1998年8月,安徽省与国开行投融服务合作协议签字仪式。前排左二为安徽省长回良玉,左三为国开行行长陈元。(来源:网络)

从1994年成立后,国家开发银行在中国城市化建设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CF40 常务理事会主席,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陈元回忆,当年他提出“开发性金融”概念时,曾经财政部、原银监会,包括时任国务院总理都坚决反对。1998年,开发银行与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10.8亿元的10年期贷款协议,将多个城市建设项目进行捆绑,以企业为贷款主体,而贷款担保和还款来源由市政府负责。这种模式后来就被称为“芜湖模式”,而“打捆贷款”的出现,在当时无异于一种思想解放,之后也在其他城市遍地开花,此后各个城市的“地方融资性平台”才雨后春笋般相继出现。

5. 中国加入WTO ,保险业充当金融市场开放排头兵。

1999年11月15日,中美签署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图为时任中国外经贸部长的石广生与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等在协议签署后举杯庆贺。(新华社)

2001年经过十多年艰难的入世谈判,中国在12月11日正式成为WTO成员。按照WTO有关协议,2003年底开始,外国非寿险公司在华设立公司取消限制,保险业全面对外开放。

CF40常务理事、中国人保集团董事长缪建民回忆,当时中国保险体系很不完善,业界对开放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畏惧心理。但经过综合权衡,我国决定以保险业率先开放换取银行等其他金融行业更长的过渡保护期。当时“狼来了!”“生死大限”等惊呼声在中资保险界响成一片。但他说,回头看,开放催生了竞争,外资公司像是一批“鲶鱼”,搅活了中国保险业的池塘。

6. 国有银行体制改革大幕拉开,工商银行尽职调查资料达80多吨。

2006年10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交易,图为香港联交所恭贺工行上市。(来源:网络)

2001年中国“入世”后,银行体制改革滞后问题引起关注。CF40学术顾问、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理事长、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姜建清回忆,中央在2002年召开了第二次金融工作会议,决心要在“入世”过渡期结束前,彻底解决国有银行的问题,由此确定了国有银行通过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实现市场化的路径。但当时,国家财政捉襟见肘。2003年5月,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带队向国务院汇报了第二次改革构想和实施方案,此次方案的重点就是为银行处理不良资产和增补资本金找钱,而方案提出的是用外汇储备解决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资源的问题。找到资金后,国有银行股改上市大幕也就拉开了。

2006年6月1日,中国银行在香港挂牌上市。10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在香港和内地资本市场同时上市,创全球有史以来IPO最大规模。据CF40学术顾问、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回忆,当时工行上市时,仅法律尽职调查资料就高达80多吨,这些材料现在仍保存在工商银行巨大的资料室中。

7. 利率市场化改革仍欠临门一脚。

2015年10月23日,央行在发布降息降准消息的同时,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亚太股价应声大涨。(来源:网络)

2000年左右,中国基本实现了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2004年实现了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的利差管理模式。CF40成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撰文称,在应对流动性过剩和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的繁重调控压力下,2004年以来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相对缓慢。直到2012年6月,我国首次允许存款利率上浮,2013年7月基本取消贷款利率管制,2015年10月,人民银行最终宣布放开了存款利率管制上限。

不过,中国的利率市场化之路还没有走完。未来,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放开,将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

8. 汇率改革重启与仅持续三天的“8·11汇改”。

图为从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汇率改革重启后,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走势。(来源:网络)

2005年7月21日晚,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重启,中央银行宣布实行盯住一篮子货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采取盯住美元的临时性政策取消,人民币真正同美元脱钩。

2015年上半年,IMF关于人民币入篮的报告批评了人民币中间价非市场化机制,为了让定于11月底举行的IMF董事会顺利批准人民币入篮,央行在8月11日,下调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近2%,并启动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改革,每天早晨的中间价由三个因素决定:头一天的收盘价、隔夜全球外汇市场变化以及其他因素。但汇改直接刺激了人民币贬值预期,导致资本外流急剧增加。

余永定回忆,从8月11日开始的汇改仅持续了三天就名存实亡。之后,为了稳定金融体系,央行动用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进行干预,经过一年半的时间,才最终基本消除贬值预期。此次改革教训深刻,在改革次序的选择上是有瑕疵的。

9. 央行与IMF九轮密集磋商推动人民币加入SDR。

2008年10月8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行人看着不断变化的外汇荧幕。美联储和世界各地的六家其他主要央行在当日降息,试图防止金融危机让全球经济崩溃。(东方IC 资料图)

2008年,一场由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此时,国际社会对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产生了怀疑。次年4月,G20伦敦峰会前夕,时任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引起国际社会巨大反响和热烈讨论。此后,央行也逆势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回忆,2015年适逢IMF对SDR货币篮子进行五年一次的审核,在中央作出推动人民币加入SDR的重要部署后,人民银行与IMF在这一年总共进行了九轮密集磋商,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虽然中间有曲折,但最终解决了人民币“入篮”的各项政策性和技术性障碍,最终推动IMF在当年10月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

10. 十四年准备,原油期货终上市。

中国原油期货2018年3月26日正式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图为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左)、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右)为开市鸣锣。(新华社)

2018年3月26日,延后两年多的原油期货正式开锣交易。据CF40创始成员、SFI学术顾问、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回忆,为原油期货交易创造条件实际上从2004年燃料油期货上市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借着国务院《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这股东风,从2004年开始,多年不批期货品种上市的局面结束。当年,上期所上市了燃料油期货,这是我国第一个石油期货品种,当时上期所的考虑是,先从燃料油期货开始,逐步推出原油期货等其他石油期货品种。2012年,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稳妥推出原有等大众商品期货品种。同年,《期货条例》删除了限制外国人参与境内期货交易的规定,为国际化的原油期货上市打开了大门。2015年上半年本已准备挂牌交易的原油期货因当年7月的股市异常波动而延后。这一延,便已是2018年。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