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资深私募:茅台是成长股,3000点是好公司牛市起点

第一财经2019-03-29 18:58:21

价值投资的核心就是寻找伟大的企业,第一,要找好企业,第二,要买的足够便宜。

当上证指数在3000点附近的犹豫迟疑之际,3月29日,北上资金强势入场,全天净流入110亿元,创近4个月的新高,A股一改过去三周的颓势,上证指数当天大涨3.2%剑指3100点。

贵州茅台成为新一轮行情的领头羊,3月29日录得6.72%的上涨,股价更创下861元的历史新高。“很多人认为茅台是价值股,但实际上茅台一直都是成长股。” 深圳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说,虽然茅台市值已经达到1万亿元,但是到2024年,茅台的净利润有可能达到1000亿元,从估值来看仍然十分便宜。

从2004年调研贵州茅台至今,翟敬勇是贵州茅台的坚实拥趸,在他看来,贵州茅台正是当前A股商业模式最好的上市公司。

翟敬勇从1996年进入市场,其间尝试过技术分析、也充当过“打死也不卖”的价值投资派。 他曾经在2008年亏损过半,资产规模缩水9成;也试过在2015年的牛市当中全身而退。

经历4轮牛熊市的洗礼之后,翟敬勇从去年四季度开始极力看多A股,在接受《陆家嘴》记者采访的时候,翟敬勇表示,A股已经开启新一轮牛市的序幕,而且这轮牛市将与以往不同,好公司的长牛行情已经开始。

2019年是股市大年,布局六大行业

从去年10月份开始,翟敬勇旗下的私募基金产品开始逐步买入成长股,在今年1月15日,翟敬勇更将基金仓位加至8成,在他看来,新一轮牛市已经拉开序幕。

“2018年是逃命行情,各种策略都是失效的,但2019年宏观环境的拐点出现了,3000点就是新一轮牛市的起点,发现好的公司要坚决买入。”翟敬勇指出,A股市场在过去20年仅出现过两次调整长达4年的情况,第一次是2001年到2005年,股民损失惨重,但随后就迎来了2007年的超级大牛市。第二次则是2015年6月份至今,其间超过1000家跌幅80%,超过2000家跌幅70%,市场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翟敬勇认为,支撑A股市场上涨有两大主要因素。第一,资金面充裕。当前股市资金主要有三个来源,包括房地产资金、外资以及随着中国回归宽松的政治环境过去外流的人民币资金开始回流中国。

其次,在过去5年,中国在侧供给改革之下,企业贷款成本很高,但现在整个大环境都在发生改变,宽松的经济环境之下,企业贷款成本也在下降。比如2018年年底一家上市公司跟工行贷款12亿元,工行给的利息是基准利率4.5%,但是在过去几年多数企业的贷款成本是8%,现在等于1年能够节省5000万元的利息,跟往年比这5000万元今年就会成为上市公司的利润。

“A股这轮行情跟以往任何一轮牛市都不一样。它是一个长期稳定向上的行情,因为经济有了新的增长点。”翟敬勇说,但是,以往A股盛行的炒作在以后会逐渐退潮。而中国的优质公司仍然足够便宜,中国证券市场也开始走向法制化,市场期待的长牛慢牛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

为什么选择率先布局成长股?翟敬勇则解释道,成长股在2018年的大幅下跌并不是因为内在因素,其背景主要是多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爆仓下导致市场极度恐惧,已经符合“用四毛钱买一块钱”的价值投资的标准。随着政策风向发生改变,这些企业就会率先受益。

根据这一判断,翟敬勇表示看好大消费、医药、智能手机、智能汽车、智能安防以及5G相关产业链。

对于消费行业,翟敬勇指出,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足以支撑这些消费企业未来的成长。

随着中国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翟敬勇也相当看好医药方面的投资机会。他指出,“4+7药品带量采购”短期跟钢铁煤炭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一样,会对行业有所冲击,但长期来看行业龙头仍然会跑出来,需要重点关注。

“2019年是成长大年。”翟敬勇表示今年最大的机会还在于成长股,具体行业包括手机、汽车及安防。

翟敬勇举了一个数据,全球73亿人口,不算功能性手机,有35亿台智能手机,非5G手机是不能用上5G的,手机是一个最多两个摩尔周期就会要换一次,也就是最多3年。从2020年到2025年这五年时间,全球35亿部智能手机全部都要换一遍,这个还没考虑到手机的增量,未来手机产业链成长空间巨大。

至于汽车领域,翟敬勇则认为,智能汽车的投资拐点已经出现。“未来的趋势一定是电动车,燃油车未来十到十五年会被逐步淘汰。”翟敬勇说,去年全球的汽车保有量超过10亿台,智能汽车仅卖出200万辆,这就是一个线性关系,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行业未来的成长空间。

对于市场在3000点附近的反复震荡,翟敬勇则并不担心。

“2019年是投资大年,投资大年中的策略就是要买定离手,不要顾虑短期的波动。”翟敬勇说,市场上很多人担心的因素都是似是而非的,做投资应该要抓住主线。今年的主线很简单,第一就是房地产税,第二就是5G,这两个事情都是势在必行的。

从技术分析到价值投资,好企业也要有好价格

“寻找伟大的企业,坚持好股好价”。历经4轮牛熊沉浮,翟敬勇将自己的投资理念浓缩为这两句话,看似简单,但对翟敬勇而言,这里面每一个字都经历过市场沉痛的考验。

每一轮牛市都有“新韭菜”前赴后继,翟敬勇自嘲道,自己最初也是股市中的“新韭菜”。他在1996年就带着15000元投身股市,在三年时间里账户亏得只剩下5000元,于是灰溜溜地从老家来到深圳,并在随后进入投资咨询公司当起了业务员。

在深圳咨询公司工作期间,他做了7年的技术分析,却始终在股市中赚不到钱。

“技术分析带来一个不好的后果就是往往只是事后分析精确无比。”翟敬勇说。

后来,由于工作的需要,翟敬勇开始频频到上市公司调研,2004年的时候,翟敬勇在一年之间跑遍了110家上市公司,也由此开启了自己价值投资的道路。

贵州茅台是翟敬勇投资生涯中的一笔重要投资。翟敬勇至今仍清晰记得,在2004年5月份的一天,他一大早从深圳坐飞机到贵阳,之后又坐了十个小时的大巴车,当时没有高速公路,蜿蜒的山路上时不时能看到出事的车辆翻下山沟。但这次茅台镇之行,让翟敬勇对贵州茅台的商业模式有了全新的认识。

“92%毛利,50%的净利润率,产品供不应求,即使是在今天,茅台也是A股商业模式最好的上市公司,没有之一。”翟敬勇说。

从那以后,贵州茅台一直是翟敬勇珍藏的重仓股,有钱就不断买入,即使在泥沙俱下的2008年,他也坚持“打死都不卖”的原则。

“很多人认为茅台是价值股,但是实际上茅台一直都是成长股。”翟敬勇说,虽然茅台市值已经达到1万亿元,但是到2024年,茅台的净利润有可能达到1000亿元,从估值来看仍然十分便宜。

在翟敬勇看来,价值投资的核心就是寻找伟大的企业,第一,要找好企业,第二,要买得足够便宜。

如何找到好企业?在翟敬勇看来,深入的调研、长期的跟踪是了解一家企业的基础。

“我们现在研究的公司,很可能是我们未来5~10年将要投资的标的。”翟敬勇说,在他的股票池中都是至少跟踪了3年以上的公司。

在今年,翟敬勇认为智能汽车时代即将来临,行业已经进入拐点,于是在港股大举买入比亚迪。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翟敬勇对比亚迪的持续调研已经坚持了12年。

熊市的惨痛教训:“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好股好价”,翟敬勇对这四个字的领悟,还需追溯到2008年的大熊市。

2007年的大牛市当中,翟敬勇重仓大蓝筹,在当时的牛市当中,一度创造了十个月月复合20%的收益。

不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袭来,市场一路暴跌。在当时,翟敬勇执着地认为,价值投资就是“打死都不卖”,满仓扛过整轮熊市,账户最大亏损达到60%,很多客户也都撤出资金,资金规模缩水了9成以上。

翟敬勇开始反思自己对价值投资的理解。

“后来我们发现这个信仰是错的,在发生系统性危险的时候,投资的确定性已经变得不确定了,这个时候就应该先躲一躲。”翟敬勇说。

在2012年12月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经过2008年教训的翟敬勇果断选择清仓了贵州茅台所有的股份,也因此避过了白酒股随后的暴跌。

“根据投资的确定性原则,当时茅台的逻辑已经产生了不确定性,企业的商业模式也可能发生根本性改变,至于如何改变这些都是不确定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应该先离场观察,这也是我卖出股票的主要逻辑。”翟敬勇对《陆家嘴》记者解释道。

2015年6月份,在证监会清理配资的消息出来之后,翟敬勇也果断在6月20日的当天清仓账户中的股票,并因此躲过了2015年市场的快速下跌。

“在市场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时候,你没办法做评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觉得这是最可行的。”翟敬勇总结道。

注:文章仅代表受访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陆家嘴杂志”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