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攀登者》编剧阿来:他们在山脚还是凡人,登顶时就成了英雄

第一财经 2019-10-10 11:49:13

阿来说,他写《攀登者》,写的是精神。他最想表达的是,这群来自各行各业的平凡人,相聚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电影《攀登者》取材于真实故事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古代诗人热衷于书写登高望远的心境,留下诸多名垂千古的诗句。

电影《攀登者》编剧、作家阿来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登高的传统,中国人有英雄气,也对世界有好奇心。

成长于四川马尔康,常年在青藏高原的大山中行走,登山是阿来探索自然的一种方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人对珠穆朗玛的两次攀登,给少年时代的阿来留下深刻印象。2014年,出于对攀登事迹的好奇,阿来采访了1960年首批中国攀登英雄王富洲、屈银华、刘连满、贡布,并与首位登上珠峰的女攀登家潘多有一次长谈。此后两年,首批登山者陆续辞世,只剩下贡布一人。

有了这些素材的积累和充分的采访,阿来在接到上影集团的剧本创作邀约后,迅速提交了万字大纲,梳理了主要人物和故事情节。在长篇小说《云中记》写作完成后,阿来很快投入到《攀登者》的文学剧本写作,2018年10月20日起笔于青藏高原仙乃日、央迈勇和夏洛多杰三座雪山下,11月2日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成稿。

这个长达四万字的剧本,是阿来以文学本的形式为“攀登者”精神做出的最好诠释。当时,他正在阿尔及尔访问,因为时差原因每天凌晨三点醒来后就投入写作,短短两周内就完成了剧本。

《攀登者》剧照

作为国庆档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新颖的题材、强大的主创阵容,令《攀登者》成为不少观众的首选,但排片和票房表现未能达到预期,截至10月9日20时,《攀登者》总票房共8.6亿元。

一些观众认为,《攀登者》在人物感情戏上着墨过多,导致主线失去焦点。但也有评论指出,《攀登者》对危机片段的处理、镜头剪辑调度都是国产片能够达到的最好水准,人物塑造相对饱满,精致的特效也是影片一大亮点。

阿来这两天也注意到网络上的批评声音,他希望,观众能够对处于成长期的国产电影多一些理解和宽容。“所有的艺术都有遗憾,如果观众能够有更多理解,对攀登者的故事更感兴趣的话,会更好一些。”

阿来认为,1960年,中国人首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不仅是宣示领土与主权,也是体育精神的彰显,更是中国人以科学的方法认知国家的山川河流。它与今天户外运动所追求的与自然的对话、挑战自我有较大差别。

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阿来说,他写《攀登者》,写的是精神。在剧作中,他最想表达的是,这群攀登者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平凡人,他们聚在一起,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登上顶峰。

“他们在山脚的时候还是凡人,当他们登顶的时候,就成了英雄。攀登的过程既是认知自然、征服自然的过程,更多还是自己的升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在七八千米的地方,在生死关头,要接受来自身体与意志的双重考验。”

在同名文学本《攀登者》中,阿来借笔下人物李国梁的口吻写道:“冰冷的雪线,闪亮的冰瀑,晚霞,风暴,所有的一切,都由珠穆朗玛女神统领,都由她造成巨大的诱惑,或者是顶峰上伟大的荣耀,又或者,是冰凉彻骨的死亡。”

死亡就在一线之间,最初的攀登总是与伤痛相连,支撑这些平凡人最终登上顶峰的信念,在阿来看来,一个是高尚的爱国情怀,一个就是从平凡人变成不平凡人的强烈欲望,爱国心和成就心结合在一起,共同支撑他们克服创痛与恐惧。

截至10月9日20时,《攀登者》总票房共8.6亿元

壮举同样感染了那些不理解登山的人。在藏族文化中,珠穆朗玛是神山,起初藏地老百姓无法理解藏民去登山,认为这是对神灵的冒犯,但登顶成功后,老百姓一拥而上,将他们扛在肩膀上:“这人成神了!”

在阿来看来,剧本创作与文学创作有较大区别。文学不需要那么多人和资本的投入,电影是集体的创作和劳动,难免会进行更复杂的考量:“投资方、导演组的想法、演员的想法都要纳入考虑。剧本只是提供一个基础。”

文学剧本完成之后,阿来没有参与拍摄剧本的创作,交给了更专业的制片方,从电影拍摄角度出发,更为细致地提炼与电影化,从商业价值的方向考量故事的走向,人物关系以及演员的表演。最终呈现效果来看,观众争议的感情戏,实际上来源于真实故事,支撑攀登者的也是来自亲人、爱人的支持,如同黑牡丹将李国梁的骨灰带到山顶埋葬,曾经也有一位西藏登山队女队员将牺牲了的丈夫的骨灰上到山顶,完成他的心愿。

《攀登者》从无到有的过程,恰似攀登高峰,其间充满了艰辛。去年6月底,上影集团确定拍摄一部攀登珠峰主题的电影,献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但从剧本筹备到最终公映,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对于一部大制作的电影来说时间相当紧张,以往类似的题材创作,少则三年,五年也属正常。提纲出来之后,需要迅速确定摄制团队、选角、搭景,这也是导演李仁港经历过的周期最短的电影之一,在紧凑和周密的规划之后,今年2月中旬完成了实景拍摄。

《攀登者》主创完成了按常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战胜了无数困难,最终在珠穆朗玛创造了最高海拔关机仪式的纪录,并顺利定档国庆,填补了登峰冒险题材在中国市场的空白。

国庆期间,李仁港带领主演吴京、张译、胡歌、井柏然走过五座城市进行路演,向更广泛的观众宣传这部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影片以及片中人物的英雄事迹。吴京表示:“电影上映后,一开始我有点困惑,但随着这一路从北到南,我们见到更多观众,听到更多真实的声音,这些声音让我们更加有信心。我们仍然在努力二次冲顶。”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