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人口老龄化是全球投资萎缩的根源

第一财经 2019-11-13 12:21:20 听新闻

世界很有可能会进入通胀的压力之下,而非通缩的压力之下。从全球来看,经济发展处于停滞状态,但衰退尚未开始。

11月12日,在主题为“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的财经年会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Alan GREENSPAN(艾伦•格林斯潘)与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进行了一场对话。格林斯潘在演讲和对话中探讨了人口老龄化、社会福利支出对储蓄投资的挤出、全球经济发展、以及中美贸易摩擦、数字货币、央行独立性等热门话题。

格林斯潘主要观点如下:

21世纪最大的特征是人口老龄化,这也是美国甚至全世界投资萎缩的原因。人口老龄化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但要阻止投资放缓、生产力增长放缓,尽量不要让社会福利挤压国内储蓄的空间。

世界很有可能会进入通胀的压力之下,而非通缩的压力之下。从全球来看,经济发展处于停滞状态,但衰退尚未开始。

关税之战所谓的赢方,其实也是输方,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关税之战没有真正的赢家,我们希望有更多合理的行动或者措施,能够尽快将这样的所谓贸易摩擦或者税收之战停止。

只有各个国家的央行才能发行货币,其他组织则是不可以的。但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并非是经济领域的话题,更多是一个政治领域的话题。

全球投资萎缩根源:人口老龄化

格林斯潘指出,21世纪最大的特征是人口老龄化,这也是美国甚至全世界投资萎缩的原因。

因为人口老龄化,美国、英国等社会福利支出出现显著增长,福利的支出挤占了国内储蓄总额的空间,进而挤出了国内投资总额,后者正是生产力增长的主要决定性因素。

谈及中国,格林斯潘表示,过去5年间,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人均产出增速来看,中国始终位居首位,中国的储蓄和投资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远高于美国,这也是中国实际人均GDP和生活标准大幅上升的重要原因。但是中国的社会福利支出正在以与美国和英国同样的方式挤压储蓄总额的空间。

在格林斯潘看来,人口老龄化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但要阻止投资放缓、生产力增长放缓,尽量不要让社会福利挤压国内储蓄的空间。

格林斯潘表示,瑞典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社会福利太高,所以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通胀率增到了500%,系统差点崩溃,后来他们做出改变,采纳了养老金的DC而不是DB系统,也就是固定支出而非原来的固定收益。

瑞典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不过,瑞典经验对其他国家而言并不可行。“剩下的国家不太可能回到过去了,因为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他们占的人口比重也越来越大,社会福利支出就越来越多。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多年,没有得到简单的答案,因为不管是什么答案,都不会是很简单的答案。但是不论你怎么做,每一个国家尤其是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克服这个困难。如果社会福利没有这么高,全世界的增长会比今天要高很多。”格林斯潘指出。

全球经济停滞,但衰退尚未开始

今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多个国家出现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国债发行负利率等情况。一场关于全球进入衰退期的讨论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始。在格林斯潘看来,经济毫无疑问正在走弱,但目前说衰退还言之过早。

“每周工业产值的差额在不断减小,还包括工业产品生产的数量也在缩小,但是现在还不能把它叫作衰退的开始。”格林斯潘表示,在过去50年,所有衰退的起点都处在净借入区间,但目前美国还处于借出阶段,因此短期内衰退的风险是很小的。

从全球范围而言,世界很有可能会进入通胀的压力之下,而非通缩的压力之下。“这是非常有可能出现的。我不能把它叫做一种所谓的‘经济衰退’,但从全球来看,确实是一种停滞状态。” 格林斯潘说。

贸易摩擦没有真正的赢家

格林斯潘认为,如今,美国和中国主导着全球商品贸易流动和服务贸易余额,在当下这场关税战役当中,没有所谓的赢家或输家。“所谓的赢家,在自身的生产者身上也会有税种产生,因此它最终会回到一个基本点,即增加关税。这个关税本身会回到自己国家的人民身上。”

美国今天在关税收入的总量上已经超过了中国的关税收入。关税收入等于向企业和居民收税,很悲伤的是,现在的政策决策者并不懂这些基本的经济规律。

格林斯潘呼吁,“关税之战所谓的赢方,其实也是输方,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关税之战没有真正的赢家,我们希望有更多合理的行动或者措施,能够尽快将这样的贸易摩擦停止。”

“如今,美国的钢材、铝和煤炭生产制造行业正向低成本国家转移,取而代之的则是蓬勃发展的软件业、医疗服务和机器人技术行业。在此情形下,特朗普式的关税政策一旦实施,只会推高价格水平,降低国民生活水准。”格林斯潘表示。

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是政治问题

对于备受关注的数字货币及其对央行的影响,格林斯潘认为,央行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根据市场变化规律和货币流动性对未来经济发展趋势进行预测。如果央行有足够的预测能力,那么就可以支持货币发展。

关于各国央行要不要考虑发行数字货币,格林斯潘表示,只有各个国家的央行才能发行货币,其他组织则是不可以的。但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并非是经济领域的话题,更多是一个政治领域的话题。

朱民解释道,主权国家的货币和央行的权威是法律制定的,不需要通过数字货币来执行,而数字货币会引起央行在现有的现金货币体制下政策的困扰。

美联储主席已习惯于“背锅”

近期,美国国内要求增强央行独立性的呼声日益高涨。格林斯潘认为,短期内,担心美联储的独立性受到侵蚀“为时过早”。“但政客们肯定会一直把这个锅都扔给美联储,除了自己不背锅,其他人把锅都扔过去。作为美联储主席,这种事情我们早就适应了,早就习惯了。除非美国政治体系发生大变化,否则我其实并不担忧货币供给的操作,它还会继续保持稳定下去。”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微信公众号,原标题:《格林斯潘重磅演讲,谈全球经济、中美贸易摩擦和数字货币等热点话题》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