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A股市场正初步形成有进有出的双向开放新格局︱汇海观涛

第一财经 2020-01-20 22:02:56 听新闻

扩大金融开放的主要意义不在于外资进入的多少,而在于随着外资参与度提高,引导国内培育价值投资理念,改善公司治理,以及推动资本市场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

2017年以来,随着国内资本市场扩大对外开放,以及A股先后纳入明晟指数、富时罗素指数和标普道琼斯指数且权重逐步提高,外资加速配置人民币股票资产。境外投资者正成为中国股票市场中的一支生力军。而且,外资在我国金融市场的参与度依然偏低,还有较多提升空间。

近年来外资在国内股票市场参与程度逐步提升

据央行统计,截至2019年9月末,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股票资产市值1.17万亿元,占到A股流通市值的3.4%,较2016年底提高了1.5个百分点。

2019年8月初,受市场消息面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应声破“7”,但外资不退反进。9月以后,陆股通(包括沪股通和深股通)项下单月资金净流入额屡创新高,全年累计净流入额达到创纪录的3517亿元。其中,2019年11月14日至12月30日,北上资金连续34个交易日持续净流入。新年第一个交易日(2020年1月2日),陆股通项下更是自股票通启动以来累计净买入额一举破万亿元(见图1)。

岁末年初展望A股走势时,大家纷纷估算新年境外增量资金的规模及影响。然而,考虑到股市双向对外开放的现实,只看进、不看出,有失偏颇。从外来股票投资与对外股票投资轧差后的情况看,以数据说话而非凭空猜想,对此不宜估计过高。

从二级市场看去年跨境股票投资项下来的多去的也多

目前,我国股票二级市场的开放程度较高,主要通过股票通(包括沪港通、深港通)、合格机构投资者制度(包括QFII、RQFII、QDII和RQDII),以及内地与香港两地基金互认业务等安排,实现了对外双向开放,既允许外来股票投资,也允许对外股票投资(包括基金买卖)。但在一级市场,仅允许境内公司在境外发行股票筹资,尚未允许境外公司到境内发行股票筹资,属于非对称性开放。

当我们讨论外资对于A股的增量资金贡献时,应将二级市场的外来投资和对外投资一并考虑。由于一级市场海外发行后在境外交易,对A股市场无直接影响,故可以忽略。同时,因为缺乏关于通过合格机构机制进行跨境股票投资的具体数据,也只能舍弃。所以,在此主要研究股票通和两地基金互认业务项下,跨境资金流动对于A股市场的净增量影响。

从股票通业务看,2017年之前为持续年度净流出,2018年转为净流入,但2019年净流入规模大幅减少。2019年,陆股通北上资金累计净买入3517亿元,较上年增长19.6%,创年度净流入额新高;港股通南下资金累计净买入2461亿元,增长166.2%;由于南下资金增速远高于北上资金变动,股票通项下内地净流入资金1057亿元,下降47.6%,其中第二季度出现了894亿元的净流出,较多抵消了第一季度1119亿元的净流入额(见图1)。

从两地基金互认业务看,跨境资金一直为净流出,2019年净流出规模进一步上升。2019年前11个月,内地基金香港发行销售资金累计净汇入37亿元,同比下降26.3%;香港基金境内发行销售资金累计净汇出1420亿元,增长24.1%;该业务项下累计净汇出1383亿元,增长26.4%(见图2),超出同期股票通项下内地净流入资金额83.7%。当然,这些基金并非都配置了股票资产,还可能配置了债券资产,前述影响会有所高估。

从国际收支角度看跨境股票投资也是大进大出

股票市场双向开放以后,跨境资金流动不仅对于国内股市增量贡献不多,还对于国内汇市增量贡献有限。

经历了2015和2016年的大幅震荡后,2017年起,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跨境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但波动较大。2017年,该项目由上年逆差523亿美元转为顺差297亿美元;2018年,顺差增至106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261.7%;2019年前三季度顺差430亿美元,同比下降59.1%(见图3)。

从交易工具看,跨境证券投资包括股票和债券投资。其中,跨境股票投资项下,2019年前三季度:外来股票投资净流入187亿美元,同比下降61.3%;对外股票投资净流出131亿美元,减少29.6%;跨境股票投资净流入56亿美元,下降81.1%,第二季度此项目也出现了131亿美元的净流出,较多抵消了第一季度204亿美元的净流入额,这与股票通业务项下的跨境资金流动状况表现相一致(见图4和图1)。前三季度,跨境债券投资净流入374亿美元,同比也下降了50.4%。所以,证券投资顺差(430亿美元)仅略大于同期直接投资顺差301亿美元(同比下降62.3%)(见图5)。

2019年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外来股票投资净流入下降较多,一方面反映了境外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股票资产时,在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机制与股票通机制运用上的调整。境外投资者可能出于灵活性和便利性的考虑,净增加了沪股通和深股通渠道的配置,但净减少了QFII和RQFII渠道的配置。

另一方面反映了境内公司境外股票发行筹资活跃度降低。据证监会统计,2019年前10个月,境内公司在境外发行筹资458亿元人民币(此处未包括11月底阿里巴巴H股在港发行上市数据),同比下降54.5%(见图6)。

主要结论

股票市场双向开放以后,外资进来的多,内资出去的也多,轧差后是基本平衡略有结余。从资金量看,其对于国内股市和汇市的影响都不宜高估。

扩大金融开放的主要意义不在于外资进入的多少,而在于随着外资参与度提高,引导国内培育价值投资理念,改善公司治理,以及推动资本市场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只见树叶、不见森林,更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现在有进有出的金融双向对外开放,在便利境外配置人民币金融资产的同时,也逐步放宽了境内海外金融资产配置的限制,有助于改善民间货币错配,缓解未来资本集中流出的压力。据外汇局统计,截至2019年9月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负债的“证券投资”中,股票投资项下对外净负债4281亿美元,较2015年6月末(“8·11”汇改前夕)减少了1362亿美元。

直接投资顺差曾经是我国国际收支平衡的重要支撑。但近年来,直接投资项下净流入总体趋于减少,证券投资项下顺差却还不稳定。我们需要关注外部冲击风险,在加强监测预警的基础上做好应对资本流动冲击的预案。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