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 全球金融市场巨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指再破100、离岸人民币节中破7.15,5月迎波动市

第一财经 2020-05-05 19:25:11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林洁琛

五一长假海外市场剧烈波动,5月4日美元/人民币在5月4日一度突破了7.15关口,香港恒生指数大跌逾1000点,收于23613.18,跌4.18%,欧美股市普跌。

北京时间5月5日17:00左右,美元指数再度升破100大关。此前,在疫情引发的“美元荒”下,3月美元指数一度逼近104,而后回落到99附近。

五一长假,海外市场剧烈波动,在5月1日富时A50指数跌超4%后,5月4日再度经历了全球市场剧烈震动——美元/离岸人民币一度突破7.15关口,香港恒生指数大跌逾1000点,收于23613.18,跌幅4.18%,欧美股市普跌。

“4月的平静期过后,亚洲市场5月将迎来新一轮波动,这主要因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冒头,海外疫情仍未见顶,”德国商业银行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记者表示。在他看来,3月时人民币的相对稳定有助稳定亚太汇市的预期,但5月后人民币可能会小幅走弱,“有管理的小幅贬值可能出现,这有助于发挥人民币‘冲击吸收器’的角色。”

亚太货币波动率将随人民币反弹

根据彭博的亚洲外汇历史波动率数据,整体波动率在3月攀升至最高点,而后4月大幅下降,但这种宁静已经被打破。

“4月美股创下1987年来最大涨幅,相较于2月的高点,目前已收复近60%的跌幅,很多国家的股市也大幅反弹,G20国家正在推进财政刺激计划,力度是大衰退和二战以来最大的,央行也在推进无限期QE。”PsyQuation首席执行官贝尔曼(Michael Berman)对记者称,但是市场和央行刺激之间的相关性已经减弱。

上周,美元/离岸人民币一度跳升至7.13,最高触及7.15,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则在7.1附近,“五一长假期间并无央行的中间价指引,这使得各界对在本周三开盘的中国市场保持密切关注,尤其是在开盘后,央行会否维持汇率稳定。而在过去的这段中间价空窗期,美元/离岸人民币市场成了衡量市场情绪的指标。”周浩称。

人民币走势备受关注,也因为其对亚洲市场有着极大的溢出效应。2019年,中国GDP占到亚洲的50%,排在第二位的日本GDP占比仅19%,第三位的印度仅10%。

周浩认为,后续人民币有管理的小幅贬值是最可能出现的情景。从宏观角度看,中国经济目前处于“双轨运行”模式。一方面,国内经济正在逐步恢复,中国4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0.8,超出预期的50.1,维持在荣枯线上方;但另一方面,外部需求仍然疲软,全球经济放缓、海外疫情拐点难见且贸易摩擦仍存隐患,这些都对中国经济可持续的复苏形成挑战。

“有管理的小幅贬值是最可能出现的情景,”周浩称,人民币仍将扮演稳定器的角色。

就美元来看,5月5日,美元指数再度突破100大关。“自上周以来,美元处于下调态势,而周一出现一波不小的回升,日内首先高开22点,而后稳步上升突破阻力99.43,此阻力转变为支撑,后市若美元多头可以继续突破100的位置,反弹的力度将会加大。”KVB PRIME分析师魏巍(Colin Wei)此前对记者表示。

尽管如此,多家银行建议客户把握当前窗口期结汇。建行金融市场部表示,“我们建议有结汇需求的客户,抓住7.10上方的结汇机会。”并表示,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元避险仍受追捧,美元指数将高位横盘震荡,波动区间料在98.81~100.94之间。

全球或迎二次探底

此外,港股5月开局大跌近千点,一方面鉴于节日期间南下资金停止,另外也主要受到长假期间贸易摩擦言论和疫情的影响,“这标志着3月底以来全球的这轮修复性反弹已画上句号,进入二次探底阶段。”建银国际首席港股策略师赵文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事实上,全球市场3月下旬以来的反弹也主要因为货币、财政刺激,同时美元流动性紧张从3月中旬以来大幅改善,但基本面并未改善,全球市场“二次探底”风险仍需警惕。

除了欧美国家,就亚洲来看,各国央行激进地采取行动。“除了降息,还有积极维持系统的流动性充足。例如,新加坡、韩国金管局向本地金融市场注入美元流动性,主要是通过运用和美联储的600亿美元货币互换额度;韩国央行推出类似QE的行动,承诺在3个月内购买无限量的回购协议,韩国央行接受的抵押品范围扩大到政府债和国企发行的票据;马来西亚更是推出了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总额近乎GDP的16%。”周浩表示。

尽管如此,发达国家以及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衰退仍在加剧,这导致市场反弹和基本面的脱节加剧。例如,渣打于5月1日最新下调美国2020年GDP至-5.4%(此前为-2.8%),预计2020年二季度美国GDP萎缩49%,一季度已经下滑4.8%。

事实上,港股5月开局大跌也是不可忽视的迹象。赵文利表示,未来几个月,市场面临的挑战包括,二季度经济数据可能多数低于预期,盈利预测继续下调,重启经济为疫情发展带来新的不确定性,更多信用风险浮出,地缘政治风险及脆弱经济体风险暴露等。

伯尔曼对记者表示,随着央行刺激加码,买入持有的逻辑将是否仍是长线最适用的金科玉律?央行“看跌期权”是否还有效?

在他看来,标普500和M2货币供应量二者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1987年、2008-2009年和2020年的困难时刻央行都出手“救市”,市场重新反弹。但是,“我们正在见证这种关系的脱钩。目前长期利率接近零,利率很难再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这意味着央行推动市场攀升的能力下降,”他称,“就好像你吃了很多冰淇淋,最后你已经不想吃了。央行创造了太多的货币,市场已经不想要了。”

“央行的刺激力度和市场的相关性固然很强,但这并不是一种必然的因果关系。即使有,也会面临边际效应递减的问题。”伯尔曼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