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三星李在镕道歉并称“不再继承给子女”,韩国财阀体系或迎变革

第一财经 2020-05-07 12:59:15

作者:权小星    责编:宁佳彦

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召开记者会,表示自己“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而涉及到继承的指控,也成为涉及到李在镕的一些指控中,最核心的一项指控。

当地时间6日,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召开记者会,就公司经营等问题向全体国民致歉,并称自己“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

李在镕在记者会上宣读了一份1000余字的道歉声明,其中提到,三星从创立至今的发展历程,应当归功于所有国民的支持与厚爱,但在公司经营的过程中,未能严格遵守法律和道德底线,也未与社会进行良好沟通,就此向全体国民道歉,“虽然我们的技术与产品赞誉全球,但世人看待三星的视线却依旧冷淡,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此后,李在镕针对被法院指控的公司继承事宜时表示,有关三星的许多外部争议,都源自于继承的事宜,从今以后,自己将所有的精力投资在提高公司的价值方面,承诺不会再因继承人问题引发争议,“尤其是,虽然我一直都这么想,但由于外部的经营环境变化的缘故,一直投入在经营的第一线,因而没有机会对外表达,因而通过这个机会,我将明确表示,我没有计划将公司经营权交由子女继承。”

与此同时,李在镕在道歉声明中还表示,针对三星旗下一些子公司由于妨碍工会正常运作而被捕的情况,他将保证工会的正常运行,保障职工的基本权益,谋求企业与工会、职工间的和谐相处,并倾听更多来自社会各界、市民组织及媒体等多元化的监督声音。

“我将在此承诺,遵守法律将成为三星此后发展的最大核心价值,而从我本人开始,将遵守法律当做无法妥协的价值观。为此,我将保证,‘三星合规监督委员会’即便是在关于我的审判结束后,也将持续性的独立运营,并为三星的守法合规提供更多建议。”李在镕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这次致歉是三星成立以来第三次由实际控制人对外进行道歉,也是自2015年,因三星集团旗下三星医疗院出现大规模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交叉感染而道歉后,时隔5年再次进行道歉。

本次道歉的进行,则与李在镕正在面对的法律危机有关。2016年,李在镕因在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干政”丑闻中,特别检查组提出李在镕为了在继承三星的过程中,获取便利而向崔顺实控制的财团捐赠,并以贿赂等多项指控提起公诉,在一审被判决有期徒刑,但在随后进行的二审中获缓刑释放。

此后,调查李在镕案的特别监察组向韩国最高法院(大法院)上诉,目前正等待最高法院的裁决;而今年1月,由前任大法官、法律专家及学者组成的“三星合规监督委员会”正式成立,韩国最高法院方面对此进行正面回应,表示若该委员会能够保证其独立运作,则可以作为判决的量刑依据之一来考量。

今年3月,该委员会向李在镕建议,针对继承权争议、保障劳工权益、倾听多元化声音及保证委员会的独立运营等“四大问题”,向全国民众道歉,随后李在镕接受该建议,并表示由于韩国本土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三星内部处于非常状态,因此将道歉的时间从原定的4月推后至5月。

主要研究企业法的韩国律师朴昌玟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在涉及到李在镕的一些指控中,最核心,且涉及到的量刑最高的一项指控,便是是否为了顺利完成继承,而采取了包括捐赠、做假账等非法手段,而这与韩国国内对于继承收取高达40~50%的继承税有着密切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在就“四大问题”表达了看法后,李在镕表示,自2014年父亲李健熙倒下,其为了公司付出了所有的力量,而对于未来的洞察力及挑战意志就是最大的收获,虽然目前来自竞争对手及外部局势的危机仍然严重,但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过程中,民众所表现的高度自觉性,也让其对于未来充满信心,因此三星将不分性别、年龄与国籍,致力于吸引更多的人才,以携手共同克服危机。

一位要求匿名的三星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做本次道歉之前,三星内部对于是否要对于所有问题“全部道歉”存在一定的争论,但李在镕本人最终力排众议,在内部会议上表态将道歉声明视为三星电子重新出发的一大契机。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李在镕的本次宣言,意义不亚于彻底改变三星未来走向的“三星新经营宣言”,这对于三星自身,乃至韩国的财阀体系都会有深远的影响。

“众所周知,韩国的大型企业多以财阀的形式组成,而维持财阀体系的根基,就在于以血缘家族关系组成的联合体,这种体系在企业运营初期,因决策的迅速性而存在一定的利好,但公司经营至一定规模后,则开始暴露出经营不透明、政商勾结等问题,因此三星的本次宣言,实质上也是对于持续了数十年的财阀体系发起挑战,与三星放弃财阀通过循环出资(注:即各个公司间相互进行控股,以保证财阀家族能够用较少的资本完成对于集团的控股的模式)来维持经营权的方式,成为向西方国家的企业体制进行转型的重要一步。”李国宪表示。

李国宪认为,在“闺蜜干政”丑闻期间,韩国民众反对朴槿惠的游行中,关于“清算财阀”、“审判三星”等口号多次出现,侧面体现了韩国民众对于目前财阀体系的不满,因而李在镕就任以后的几年,相比于此前的三星,在社会参与及形象方面的投入更加具体化,且更开始重视企业在社会上的形象,这也是韩国的财阀试图逐步走出以“政商勾结”等负面形象所进行的自我拯救。

韩国经济研究院的首席分析师郑勤泰(音译)也提到,本次道歉信从内容及措辞来看,超出了此前外界对于李在镕道歉信的预期,并认为,由三星开始的这轮财阀改革的步伐,将会影响其他财阀企业,乃至韩国经济。

“此前外界多认为,李在镕只会接受‘四大问题’中一两个问题的道歉提议,而无论是此前李在镕决心解散维持了数十年集团战略枢纽部门,还是这次宣布放弃继承子女,对于一个企业来讲,是一段痛苦的过程,但对于扭转韩国民众对于企业的形象来讲,是一个重要的契机和转变。”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