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央行4天释放6700亿流动性,债市动荡下交易员盼降准

第一财经 2020-05-31 17:00:53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林洁琛

上周连续4天,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释放6700亿元流动性,超过4、5月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量。

上周,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释放6700亿元流动性,规模上超过4、5月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量。尽管如此,债市持续剧烈波动,市场对后续降准的预期继续升温。

“根据中期借贷便利(MLF)和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的到期情况,以及国债发行规模、税收的季节效应等情况判断,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将可能出现流动性短缺,央行可能启动降准,9月前降准幅度可能达到100bp,四季度前可能还需额外降准。”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记者表示。

“即使上周释放了不少流动性,我们预计还是要降准。但因为当前是放量而不降价,因此债券短期还是有回调的压力。”某股份行债券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降准预期上升

5月29日,央行再开展30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上周合计开展6700亿元逆回购操作,创逾3个月新高,且全部实现净投放,规模上超过4、5月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量。

即便如此,过去几天,债市波动剧烈,债券收益率上升,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此前近2.5%的低点飙升到2.75%,4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波动更加剧烈,从5月初的1.7%附近一路飙升到2.2%。

“预计后续会有1-2次降准,否则流动性压力比较大,光有几次公开市场操作还不够。”上述交易员表示。

当前,财政赤字货币化(央行直接从一级市场买债)的可能性被排除,后续债券发行将以市场化发行方式进行,这可能给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带来压力,因此,市场仍在观望央行究竟会释放多少流动性。

野村预计,6-9月间到期的MLF和TMLF约为2.19万亿元人民币,MLF到期量为1.89万亿元人民币,剩余的0.30万亿元来自TMLF。按月计算,6月、7月、8月和9月将分别有7400亿元、4000亿元、5500亿元和2000亿元MLF到期,7月还将有2977亿元TMLF到期。

除了上述到期工具的展期压力,政府债券发行也将激增。今年,国债净发行量的配额大幅提高。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2020年财政赤字率目标从2019年的2.8%提高到“3.6%以上”,赤字规模从2019年的2.76万亿元提高到3.76万亿元。根据2020年的财政预算,中央政府债券和一般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将升至2.78万亿元和0.98万亿元,特别抗疫国债和专项债发行额将从2019年的0和2.15万亿分别上升至1万亿元和3.75万亿元。

“我们预计政府需要在6-9月从债市融资4.24万亿元,债券发行的放量可能会对公司和家庭部门融资产生较大的挤出效应。此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可能会较去年同期多筹资1万亿元。”陆挺称。

交易员预期,央行将释放流动性以维持货币环境稳定。高盛也认为,降准幅度料在50bp,可释放流动性8000亿元。

债市回调难言结束

债市回调至今,是否已经到头?如果央行降准或继续释放流动性,是否可以逢跌买入?

接受记者采访的交易员普遍表示,需要谨慎观望。“5年期国债这波调整比较剧烈,经济当前处于缓慢修复过程,虽然债市中期看多,但现在必须要留安全边际,降准后也不一定会加速债年行情,不排除10年期国债收益率回到3%以上。”交易员表示。

“当前货币政策处于‘量管够,价难调’的状态,即利率不下行或者难大幅下行,因此债券收益率也难上难下的状态,”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告诉记者。他称,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总体看,货币政策“量”在“价”先。疫情冲击之下,首要问题是解决“融资难”,确保企业都能从中受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引导广义货币量和社融增速“明显高于去年”,要“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工具,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年初至今, M2 和社融(存量)增速持续上升,M2 增速从1月的 8.4%提高到4月的11.1%。

其次,再解决“融资贵”的问题,即依靠LPR(贷款报价利率)引导市场利率下降。从实际情况来看,“量”在“价”之前的态势也十分明显。MLF和7天逆回购利率下调 35bp之后,最近一次的MLF和公开市场操作都维持利率不变。在4月15日之后的一个半月,央行已经实质上停止了利率下调。

吴照银也认为,债券收益率处于底部区间,难上难下。“接下来,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将逐步好转,但外需风险抬头,全球经济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短期看,债市最低点应该已经过去,但仍处于底部区间。债市收益率难以大幅下行,但向上调整空间也不大。”

也有交易员认为,银行息差收窄,但存款基准利率的下调暂时仍难实现,监管可能主要考虑到储户利益、实际利率或进入负区间、市场化改革等因素。在这一背景下,“价”趋于下行,但大幅下降的空间受到一定抑制,制约债市行情。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