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对话国家公园内的特许经营者:门槛有哪些?利益如何分配?

第一财经 2020-07-28 22:17:40 听新闻

作者:章轲    责编:黄宾

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很复杂,涉及的利益相关者和政策障碍都很多。目前仍处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体制试点期,特许经营也在试,门槛需要管理机构来制定。

从自然保护领域的生态学博士,到体制内科研单位的研究人员,再到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国家公园项目负责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洲开发银行保护项目专家,如今又成为国家公园的特许经营实践者。20年间,王蕾不断转换自己的身份,但始终没有脱离“国家公园”这一轨道。

“我希望能够不枉所学,知行合一。”7月27日,三江源国家公园特许经营企业——玛多云享自然文旅有限公司(下称“云享自然”)总经理王蕾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从体制内科研单位到体制外国际环保组织,从来没有在保护工作中被考核过经济效益。我对商业力量在国家公园建设中的作用既缺乏实操层面的认识,又充满期待。”她说。

王蕾为自己在未来20年设定的新角色是:国家公园产品品牌增值体系和特许经营制度的探路人。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反应罐和催化剂”

第一财经:很多人认为,国家公园“实行最严格的保护”,就应该像自然保护区那样封闭起来,不应该有人类活动,不应该有生产生活,更不应该有经营项目。三江源国家公园为何做特许经营?

王蕾: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就是要补足体制机制、制度建设和市场机制这三个“短板”,稳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这一“底板”。

补足“短板”,是解决生态文明建设中存在的体制机制问题、管长远的问题以及内生动力的问题;稳固“底板”,则是实现可持续保护的基础保障。

对三江源而言,让人民群众通过做保护过上好日子,是激发当地群众投入保护的内生动力、成为做保护的主体、实现生态系统和谐及可持续保护的关键,也是建设中国特色最严格的保护地的必须。

当前,绿水青山如何可持续地转化为金山银山,让原住民获得能体现保护价值的收入?这已经是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无法回避的问题。

三江源国家公园虽有壮美山川,却缺少“反应罐和催化剂”实现上述转化。只靠生态补偿不仅难以充分体现保护的市场价值,更难以反映牧民在保护中的绩效差别。而国家公园产品品牌增值体系和特许经营机制就是一种“反应罐和催化剂”。

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体验证书

第一财经:三江源地区过去也有观光旅游等类似项目,这与生态体验有何不同?

王蕾:三江源玛多县在2019年之前是国家级贫困县,最大的变现可能性就在于旅游开发。但过去大众旅游的模式不可持续,因此被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于2018年叫停。2019年玛多县旅游收入骤降,其他业态和开发也被严格限制。

黄河源区域拥有藏族自然圣境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但缺乏转化机制来兑现。2019年,民间环保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和漂流中国运动发展有限公司都向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申请了特许经营权,以探索社区如何增加收入并可持续发展。目前,项目都在试点中。

云享自然注册于青海省玛多县,被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授权开展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特许经营,通过“企业+社区+当地政府”的方式,依托黄河源当地社区开展牧民参与式商业项目,为公众和国家公园访客提供生态体验的产品和服务。

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制度需要积极探索

第一财经: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对特许经营者设置的门槛有哪些?如何进行利益分配?

王蕾: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很复杂,涉及的利益相关者和政策障碍都很多。目前仍处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体制试点期,特许经营也在试,门槛需要管理机构来制定。但是我观察到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内,包括云享自然在内的三家特许经营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能够让社区直接从访客接待与活动组织中获益,让牧民就近就业并且增加收入,且牧民收入不是大锅饭,是按劳取酬。

我从事生态研究多年,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把“最严格的保护”理解和执行为“一刀切”式的禁入。

特许经营探索的是明确企业经营的业务范围、利用强度和类型、时间和空间;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的目标是为公众提供国家公园环境教育服务的同时,让社区通过参与生态体验活动受益。

目前,黄河源区内每个营地只设计了12张床位,访客接待带来的现金收入中,60%~70%当月返回给提供服务的社区合作社和牧民,原住民在获得生态管护员工资外,还能通过绿色发展分享到保护成果。

云享自然扣除运营费后的利润当年结算,一半分红给社区合作社,其他留作企业发展和员工激励等。我们希望通过在黄河源探索和示范的这一特许经营项目,给当地社区提供就业岗位,带领牧民参与生态产品生产,并将取得的收益大部分回报当地。

特许经营项目给当地社区提供就业岗位,带领牧民参与生态产品生产,并将取得的收益大部分回报当地。摄影/章轲

第一财经:在特许经营过程中,如何协调保护与经营的关系?

王蕾:这是关键问题,毕竟国家公园“生态保护第一”。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只能将保护的成果可持续地转化为收益,国家公园特许经营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也必须是制度化、系统化的。

三江源国家公园不仅有试点方案、总体规划,也有生态保护、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产业发展和特许经营、社区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专项规划。比如,《三江源国家公园产业发展和特许经营专项规划》就明确,以进一步减少对自然资源的直接利用、促进民生改善为总目标,制定园区产业发展正面清单及其培育、扶持、鼓励政策,制定特许经营清单和管理措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2018年1月印发的《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也限定了特许经营范围,包括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服务业、有机畜产品加工业、民族服饰、餐饮、住宿、旅游商品及文化产业等。鼓励开办牧家乐、民间演艺团体、民族手工艺品、生态体验等特许经营项目,给予政策扶持。

这样规范的制度基础,可以确保特许经营不走偏,但市场是否认可还需时日观察。至于我个人为何选择做国家公园的特许经营,我觉得这项工作有非常强的创新性和实践意义,我想试试。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