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6月金融数据点评:贷款需求转弱,居民企业存款增长强劲

第一财经 2021-07-12 12:50:17 听新闻

作者:钟正生 ▪ 张德礼 ▪ 张璐    责编:任绍敏

信用环境整体上仍较为友好,信用紧缩更多是结构性的,例如对房企融资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高压监管等,而中下游企业和制造业企业仍需政策的定向支持。

事件:6月新增社融3.67万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2.12万亿元,M2同比回升0.3个百分点至8.6%。

表内信贷推动社融放量

6月新增社融3.67万亿元,大幅高于Wind统计的市场预期值3.02万亿元,也比去年同期多增2008亿元。存量社融同比持平于11.0%,两年平均增速从5月的11.8%小幅提高到11.9%。和2017~2019年同期均值1.75万亿元相比,今年6月新增社融增长超过1倍,足见目前的信用环境仍较为宽松。

分项来看,6月新增社融强劲,表内信贷是最主要支撑,非标融资继续弱势,政府债券、企业债券融资规模都基本和去年同期持平,股市融资功能继续改善。

表内融资:6月社融口径新增人民币贷款2.32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4131亿元,贷款在新增社融中的占比为63.2%,今年以来社融向表内集中的态势延续。

表外融资:6月新增委托贷款-473亿元,降幅较前值进一步扩大,和去年6月的-484亿元接近。新增信托贷款-1047亿元,虽然和去年同期的-852亿元相比降幅扩大明显,但今年4~6月新增信托贷款的降幅却是连续收窄的。新增未贴现承兑汇票-220亿元,相比上月降幅收窄,但较2020年6月的2190亿元大幅回落。结合6月表内票据融资放量来看,6月社融大超预期或受政策在供给端的影响,实体融资需求并没有社融大超预期所显示的那么强。

直接融资:6月新增企业债券融资3702亿元,略高于去年同期的3686亿元,在5月信用债发行企业提交年报后,6月信用债发行再度放量。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957亿元,高于前值717亿元,也高于去年同期的538亿元,“注册制”改革继续发挥改善股市融资功能的作用。政府债券净融资7475亿元,较前值6701亿元继续回升,政府债券发行在提速。

中长期贷款占比大降

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12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3086亿元,也大幅高于Wind统计的市场预期值1.77万亿元。存量贷款增速较上月小幅回升0.1个百分点至12.3%。尽管新增信贷规模超预期,但居民和企业的中长期贷款占比都明显下降,票据融资也从表外转向表内。央行银行家问卷调查显示,二季度贷款需求指数从前值77.5大幅下滑到70.5。我们认为,6月新增信贷大超预期,主因可能并非实体融资需求进一步走强,而和政策影响供给端,商业银行通过票据冲量等方式加大信贷投放有关。

新增居民短期贷款3500亿元,较上月的1806亿元明显好转,略高于去年同期的3400亿元。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5156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6349亿元,回到过去4年同期水平的均值。6月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占居民贷款的比重,从上月的71.0%下滑到59.4%,这可能与房地产贷款监管加强有关。由于销售回款占开发商资金来源的比例已过半,针对居民房贷的收紧可能会加剧房企的现金流压力。

新增企业短期贷款3091亿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少增960亿元。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8367亿元,同比多增1019亿元,但企业中长期贷款占企业贷款的比例,仍从上月的81.0%大幅回落到57.3%新增票据融资2747亿元,同比多增4851亿元。票据融资从表外转向表内,且表外表内票据融资总额在上半年仅低于1月,且大幅高于季节性,加之企业贷款呈短期化趋势,实体经济的实际融资需求可能没有信贷总量大超预期所显示的那么强。

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新增-1906亿元,大幅弱于季节性,反映了银行体系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融出意愿转弱。

居民和企业存款增长强劲

6M1同比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至5.5%,和地产调控趋严、房贷额度收紧有关;M2同比回升0.3个百分点,到8.6%,主要因居民和企业的存款双双增长强劲,而财政存款的拖累较5月减弱。

6月新增人民币存款3.86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多增9600亿元,存款余额增速从前值8.9%提高到9.2%。其中,居民部门存款新增2.23万亿元,同比多增551亿元,较2017~2019年的6月均值1.10万亿元翻倍;企业部门存款新增2.47万亿元,同比多增1.03万亿元。新增财政存款从上月的9257亿元下滑到-4002亿元,和季节性的均值水平接近,财政支出加速,对M2同比的拖累减弱。

总的来说,6月社融总量强劲,但结构上延续5月开始转弱的趋势,这集中体现在居民和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的大降上。实体融资需求并没有总量数据显示的那么强,社融和信贷放量可能受到了政策在供给端的推动,以及和商业银行通过票据冲量等方式加大信贷投放有关。这侧面反映了当前信用环境整体上仍较为友好,信用紧缩更多是结构性的,例如对房企融资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高压监管等,而中下游企业和制造业企业仍需政策的定向支持。7月9日央行宣布全面降准,正是“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的具体部署。

(作者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钟正生经济分析”。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