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连载)暴雨下的普通人:那晚坐地铁,庆幸晚了几分钟

第一财经 2021-07-22 19:53:45

作者:陈益刊 ▪ 任绍敏 ▪ 黄琼    责编:刘展超

当雨势逐渐消退之际,人们才会有精力复盘这场大雨带来的冲击,悲悯逝者,感激幸运,反思过往。

编者按:

灾害终将过去,生活还得继续。一场多数人毕生未曾经历过的暴雨,让河南郑州以及周边地区的民众度过惊心动魄的几个日夜。当雨势逐渐消退之际,人们才会有精力复盘这场大雨带来的冲击,悲悯逝者,感激幸运,反思过往,更多的人也将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审视自己的亲情,审视自己的家园。

 

一:那天晚上坐地铁,庆幸晚了几分钟

(郑州市民关某)

我们公司一般都是下午六点下班,7月20日下午3点48分,公司发通知说,由于郑州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考虑到部分员工居住距离较远,今日下班时间提前到5点半。

因为大雨的原因,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所有电梯都停了,我和同事们在下午5点17分左右开始从办公室12楼往下面走。走到楼下时,雨下得特别大,真的是瓢泼大雨。

在走去地铁站的途中,看到公司楼下附近的金水河都快漫出来了。

我和同事几个一同去5号地铁线姚砦站D口,到了地铁站时,可以明显的看到地上面的水都在往下地铁站里面流。

因为我回家的路线是5号线姚砦->黄河路->黄河路转2号线向北,但是那时候2号线已经停了,朋友给我发了2号线当时的情况,大水全部灌进了地铁站。

所以我跟另一个同路的朋友决定坐到5号线海滩寺站然后再转3号线回家。

当我们在姚砦站坐上5号线时,列车员通知,说是因为大雨临时停车,我跟同事就在那等,从5点28分,一直等到5点50分,车还没有开。当时地铁里路面都是湿的,有工作人员一直在拖地,我们坐的那趟列车因为紧急情况临时停车,车门一直开着,地铁广播一直在播放“因为暴雨,紧急停车,大家不要慌乱……”

等了近半个小时,地铁还没开动,但是对面的车是一趟又一趟,于是决定去对面乘车,再到另一个地方换乘。

当我刚在对面上车不到10秒钟,往海滩寺方向的车就开走了(去海滩寺方向的车还有我其他同事)。走了两站之后,我其他同事说去往海滩寺方向的车竟然又倒回来了,也说是特别紧急情况,这时候大概是下午六点左右。

倒回来的原因是前面有车被困了,所以不得不退回来。

我专门查了一下时间,想想都后怕,如果我们几个提前半个小时去了海滩寺那个方向,可能你今天都采访不到我了。

随后我乘坐4号线地铁,到龙湖北站时被列车员要求紧急下车,这时才出了地铁站。

从龙湖北到住的地方,大概还有10公里,于是撑着伞走路回去了。公共交通已经停运了。

大概是下午6点14分,我从龙湖北地铁站出发,开始徒步回家,途中全程在下大雨,路上还有很多人在走路,雨水基本没过了膝盖,深的地方能到腰部。

旁边很多修车的店铺都被淹了。当时我正往西边走着,一个修车的兄弟把我拦下了,他说西边最深的地方2米多,那边还漏电,你去就是送死,吓得我赶紧转向往北走。

趟水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前面一个人正走着走着,水上剩个伞了……原来是路中间有个大坑,幸好他最后脱险了。

然后我往北走的时候看到路边卖麻辣烫的店铺还在营业,我立马走过去了,当时浑身湿透,手机没电,眼泪都出来了……

在麻辣烫的店里给手机充电,也给家里报了平安,其实那会儿还没到家。

从麻辣烫店离开后,又走了一段时间,到家的时候是晚上9点23分。

 

二:灾害面前,人们不要过于自信

(郑州市民马河锋)

7月20日早晨5时左右醒来,看到外面雨一直在下,无法再晨跑,又继续睡觉,6:40起来,外面还在下雨,洗漱后,晨读半小时书,做了身体力量练习,8:30出门上班。根据今天的工作安排,先到郑大一附院见医生,咨询几个医学问题,再到单位上班。

因之前关注了天气预报,19、20日郑州会下大雨,早上出门时专门穿上一年难得用几次的高帮胶鞋,为了路上防漏电及脏水;穿上雨衣打着雨伞出门。此时下着中雨,走到顺城街一家胡辣汤店吃早餐,一碗胡辣汤加2个包子,之后到蔬菜店购买馒头,想着天气不好,购买四个馒头备着,蔬菜店老板说下雨没有馒头,又返回早餐店购买了三个包子,趁热直接给吃了。

郑大一附院门诊前挤满了就诊的人群,车辆拥堵,这些都是常态。医院办完事坐公交车到二七广场坐1号线到黄河南路,公交站到地铁口约有50米,已出现了积水,很多人蹚水向地铁站前进,我穿着胶鞋小心地蹚水向地铁口走,见到工作人员拿沙包向地铁口放置。

坐上地铁看时间是10:02,地铁上人员与平时基本一样,在紫荆山换乘站上下的乘客不多,10:30左右出地铁,还是下着中雨,在B1口小游园里路上有积水,4名环卫工作人员在用扫把扫水,金水路上停着几辆工程车辆,10分钟左右到单位永和国际广场。

要写几个报告,外面下着雨,中午时就没下楼,将存放的咸鸭蛋和同事给的烧饼当中午饭吃了。12:00左右跑步群有跑友发信息说“陇海铁路偃师至巩义段异常,目前大面积晚点,高铁出现大面积晚点或停开”;还有一跑友讲郑州多地出现积水点,其中公布的地点有我上午进地铁站的二七广场解放路西北角;12:25,跑步群里有一位跑友发信息说,“巩义告急”,13:31发信息“巩义全面告急”;13:56,气象单位的跑友发信息“郑州西部降雨破纪录了”;14:15,跑友发少林寺被淹的视频,气象单位跑友发信息“郑州市区北部已普遍特大暴雨”;14:26,发信息“东风路从南阳路到花园路此时发大水了”;15:02,在经开区格力园区工作的跑友发信息“公司停电”,并发了园区地面积水的视频;气象单位工作的跑友讲“贾峪的降雨破历史纪录”“东站全部告急”“国基路车都看不到了”,之后各群发的信息全部是郑州降雨的实况。

14:00左右,天有些暗,雨更大了,应该是上升至暴雨了,透过窗户看,金水路已出现积水,行驶的车辆有抛锚的情况出现。16:34,单位人事部门通知,可提前到17:00下班(正常下班时间18:00),此时看窗外的雨如盆泼一样,金水路上的积水在持续上涨中,路上还有行人打着伞在行走。看到人事部门的通知,再加观察窗外的积水,我已预感到灾难的危险性,此时想着要赶快囤些食物,小跑到大楼内同层超市采访食品,此时超市内人员不多,购买了些方便面和水,准备了3天的量,返回到办公室将水壶及能盛水的容器都接满了自来水。之后在办公室处理事务。

17:00左右,暴雨依然如注,金水路上的积水已到车轮上方,天黑,行驶的汽车都开着车灯,路上抛锚的车辆已很多,单位下班后有几位女同事要乘坐地铁回家,我建议她们等雨停了再走,她们没听,都陆续离开了单位。

18:10,我穿上胶鞋、雨衣、打着伞到楼下查看,从楼下大厅门口走到民生路约30米,地面积水约10厘米,单位大楼地面高出民生路约60厘米,走到民生路时路上积水快与单位地面持平了,路边停放的车辆有漂浮起来的,还有一些人趟着水回家,路边站了约5分钟,裤子已湿,遂返回单位。

坐在单位电脑前看着微信群中不时发着市区各地被淹的信息,感觉有些害怕,去洗手间时顺便到楼层超市看看,此时不少人在抢购食物,货架上很多物品已空,2位女同事排队50分钟才购买到几袋食物。同事们都在谈论着市区哪些地方受灾。

20:00左右降雨逐渐变小,前面外出打算回家的几位女同事陆续回到单位,她们讲路上水太深地铁已停无法回去。

21:30左右雨小很多,又下楼查看,此时民生路上的积水已退到能见20厘米以下,沿着人行道向南到祥盛街,附近的饭店都还正常营业,找到一家炸酱面馆要了一碗面,吃完约22:00,雨又有些大了,赶快回单位,民生路与祥盛街口的积水已有些深了。

回到单位看到微信上全部是郑州的积水信息,单位在统计留宿办公室人员的名单,只有2人回家,其他人员全部留宿在办公室。我拿出午休的折叠床,就在办公室睡觉了。第二天凌晨四点醒来看,窗外还在下雨,金水路及民生路上积水已退去。

回想本次灾难,我之前比较关注灾难自救及预防知识,早上出门就选择胶鞋、雨衣、雨伞,没有购买到馒头属于意料之外,发现有情况后及时到超市准备食品和水。办公室中备有折叠床和20颗密闭包装的咸鸭蛋,备足食物,不到危险的地方去,是本次灾难的体会。我也曾劝阻一些人不要涉水,劝说没有成功,对自然灾难了解少的人在灾害面前往往过于自信,认为自己会是幸运者,因此劝说基本无人听。

对于本次暴雨,气象部门的预报还是比较及时准确的,但是,长期生活在城市,又没有经历过灾难或对灾难了解甚少者,不太会重视天气预报。另外,我觉得,如果单位提前半天放假,能减少很多灾难后果的出现。

三:困在火车站两天两夜后,还得继续前行

(新乡市民小韩)

我是20号中午12点左右从老家河南新乡出发,计划赶到郑州火车站,坐下午2点半火车,到浙江金华找我哥哥。那些天新乡下了大雨,我坐的私家车一路上走的也比较艰难,一些路段感觉水都快淹到窗户了,路上有些车熄火停在那。

我本来以为到郑州后天气会好些,结果没想到郑州也被淹了,整个人都懵了,我没法赶上那趟火车。我到郑州火车站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下车时外面还在下大雨,路上严重积水,有的车被淹的只能看到一丝前窗。尽管我打着伞冲到火车站,但全身基本已经湿透了,好在火车站里基本没啥积水。

我以前也来过郑州火车站几次,但第一次见到火车站有这么多人,估计是列车停运了很多人滞留在那。我来到售票处想办理退票,但是因为自己错过时间,没法退票。

由于当时大雨,火车站周边的公交、地铁、出租车都停运了,我没办法去亲戚家暂住,只能在周边找酒店住宿,但跑过附近七八个酒店,人都住满了。离火车站远点的酒店还有空房,但是水太深没法过去。

我找了家餐馆吃饭,老板说没饭,但愿意收两块钱帮我煮泡面,泡面本是我备着在火车上吃的。吃完泡面后,我只能回到火车站的售票处,那时大概8点左右,人还很多。我找不到地方换身干衣服,也实在困得不行,坐在地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大概晚上12点多,火车站的人通知说可以去候车厅休息,我赶紧起来去候车厅,但是那里座位人也基本满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睡了一晚。候车厅里大家有的坐在地上睡,有人躺在凳子上睡,有人买了毯子铺在地上睡,也有的趴在行李箱上睡。

第二天(21号)早上大概五六点,火车喇叭声把我叫醒了,我以为可以通车了,但是想多了。早上6点给我哥发个短信报平安,但由于信号很差,他晚上8点才收到。之前打电话他也听不清我这边在说什么。因为我没有带现金,手机信号又差,去火车站超市买东西都是靠连接老板的个人5G热点才能付上钱。

好在火车站不缺吃的,因为商家店员也回不去,都在营业,这么多人滞留在这里,商家生意都不错。不少乘客手机电都快耗尽,我手机电最少的时候只剩3%。在候车室卫生间附近有个充电插座,有人随身带了插线板,大概有六七个插线板互相接着,大家就在那里充电,但电充得很慢。车站外面超市给5块钱,可以充满电。

火车站里到处是人,凡是能坐的的台子上都坐满了人,地上有不少行李。晚上我找了个板凳,斜躺着睡不着,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坐在板凳上趴在行李箱上睡着了。

今天(22日)早上听到火车开过的声音,中午的时候听说有少量几趟列车已经恢复通车了。我后面听说火车站附近的有大巴车可以坐,就出了火车站,但排了半小时队发现不卖车票。由于没有火车票也没法再进站,我就在附近找了家旅馆住下。

我已经买了明天下午去浙江金华的火车票,但是不知道明天是否还通车。如果不通车我打算继续在火车站候车室,这样可以省点住宿费。

这两天老家新乡下大雨,听说水库也在放水,好在家里目前还安全,村子里水淹得不深,不过也没有车回老家,我现在可以说是进退两难,但也只能前进了。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