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可供全球借鉴的中国元素

第一财经 2021-10-12 21:57:44 听新闻

作者:项兵    责编:黄宾

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了强大的“造富”功能,使得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出新的“力量”。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令全球瞩目。在中国的发展方式中,有哪些元素可以被全球借鉴乃至复制,一直是笔者思考与研究的重点之一。探寻中国发展方式中的全球性元素,其重要意义在于:

其一,系统深入地总结过往的经验和方法,可以更好地规划和布局未来;

其二,一些源自中国的发展元素、理念和实践方式被其他国家和地区采纳,让中国的成功之道惠及世界,有助于讲好“中国故事”;

其三,如果上述中国智慧和方法为解决一些世界重大发展问题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这对于提升中国的软实力,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建设或许有积极意义;

其四,为世界重大发展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也是打造人类发展新共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面向未来中美竞争、实现中国和平再崛起的一个重要推手。

在中国的发展方式中,笔者总结,“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值得深度挖掘与传播的一个中国元素。“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指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的大型企业和新富豪不断出现及不断迭代的现象。

过去20多年,中国和美国在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方面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各国,中国的表现更是独领风骚。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了强大的“造富”功能,使得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出新的“力量”,这种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给年轻人提供了比较好的上升通道,增强了社会流动性,为推动经济繁荣与社会和谐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

观察与对标

全面描述新企业和新富豪的出现及迭代,涉及广泛且浩瀚的数据与资料,本文主要是采用“《财富》世界500强”和“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数据,用以揭示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中产生新大型企业和新富豪及更迭情况。同时,本文也采用权威机构CBInsights的“全球独角兽企业”榜单,以观察面向未来的、有潜力的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

从以下三个维度:世界500强榜单中的中国企业、全球亿万富豪榜上的中国富豪、全球独角兽企业榜单中的中国独角兽,可以代表性地展现,过去20多年中国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能力傲视全球。

首先,新增大企业与迭代速度,中国独冠全球。

入围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的数量和规模不断扩大,显示出中国企业的整体实力与全球竞争力在不断提升。《财富》杂志指出,“世界500强排行榜记录了世界经济的动态变化。其中,最重大的变化就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它改变了这份榜单的行业构成和国家构成。”

从数量上看,1995年《财富》杂志首次发布世界500强排行榜时,只有中国银行、中国中化和中粮集团3家中国内地公司上榜。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有11家内地公司上榜。2008年以来,入围世界500强的中国内地及香港企业数量先后超过了德国、法国、英国和日本。2020年,中国内地及香港公司实现历史性跨越,上榜数量达到124家,第一次超过美国(121家);2021年,该上榜数(135家)继续领先于美国(122家)。

纵观过去20余年,主要发达国家入围世界500强的公司数量都在下降。其他主要金砖国家(比如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入围世界500强公司数量只是小幅增长。《财富》杂志评论道:“自1995年《财富》发布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以来,该榜单中,还没有任何一个别的国家或地区的企业数量如此迅速地增长。”

从规模上看,1995年4家入围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内地及香港)的销售收入总额占全部500强收入的比例仅为0.4%,而当时美国151家入围公司收入占比为29%,日本149家入围公司的收入占比甚至超过了美国,为37%。2021年入围的135家中国公司(内地及香港)收入占比达到28%,美国122家公司收入占比为30%,中美入围企业在销售收入总额上的差距不断缩小,而日本入围公司数量已下降至53家,收入占比仅为9%。

其次,新富豪的产生及迭代,中国位居榜首。

《福布斯》自2001年起在全球范围追踪十亿美元富豪。当年,荣毅仁家族以13亿美元成为中国大陆唯一入榜者,美国则有269位富豪上榜。此后,美国和中国新增富豪数量领跑世界。2021年,中国(包括大陆及港澳台地区)和美国分别有745位和724位富豪上榜。二十年间,中国大陆和美国新增富豪数量分别占全球新增富豪数量的28%和21%。

中国新富豪的成长不仅是数量的增长,而且体现在财富总量的增加。从财富规模看,“2021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显示,中国大陆富豪的资产规模已超2.5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近20%。对比2021年和2011年榜单,中国大陆前50名富豪财富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1.5%,远高于美国(11.4%)、德国(6.3%)和印度(6.3%)。

榜单上中国新富豪的迭代也是令人瞩目的。第一,观察2011年与2021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排名前10位的中国富豪,十年间,新晋富豪占到了80%的份额。而对比同一时期美国富豪榜单,若按家族来考虑,新晋富豪仅占30%。

第二,富豪所在行业更迭也显示出中国新兴行业的发展以及传统行业拥抱转型的步伐。比较2021年与十年前的榜单,房地产企业家几乎跌出中国大陆富豪榜前十。整体而言,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大健康行业、消费等领域的富豪数量增长明显。

第三,富豪的迭代还体现在年龄上。2021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国大陆富豪的年龄平均为56.1岁,比总榜单63.1岁的平均年龄小7岁。在“2021胡润全球白手起家U40(40岁以下)富豪榜”中,前3名有2位中国人,前10名有4位中国人。

第四,女性富豪的涌现也打破了过往男性占富豪榜支配地位的局面。在“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前10位中,中国女富豪占据了9席名额。

社会财富的增长不仅催生了富豪,也给企业员工和年轻人带来了不菲的身家。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健康发布2021财报显示,公司全职雇员为1033人,员工人均年薪约90万元。快手今年2月5日上市登陆港交所,其员工人数为7015名,人均持股6.04万股,按照当日收盘价300港元/股,普通员工人均身家约合人民币1516万元,而快手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

再次,独角兽层面,美国引领,中国排在全球第二位。

独角兽公司的数量可以作为观察未来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一个指标。根据CBInsights发布的《全球最有价值独角兽》,2015~2020年间,美国和中国分别诞生了约230家和130家独角兽公司,加起来约占全球总数的70%。其中,在2020年的510家独角兽公司中,美国公司数量占比为49%,中国公司占24%,英国和印度各自占5%。

过去五年中国诞生的独角兽企业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在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等方面均有一定特色。中国的独角兽企业很多属于平台型企业,这与中国广大的市场规模与人口红利是分不开的。不过从发展趋势上看,ToB领域的独角兽企业比例在不断攀升。埃森哲的调查显示,2016年约33%为ToB独角兽,到2020年这一比例已上升为64%。另一个趋势是技术导向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在不断增加。CBInsights数据表明,2016年以前约13%的中国独角兽企业为硬核技术型,到2019~2020年这一比重上升为30%。与美国相比,中国在互联网软件与服务行业的独角兽企业数量仍有较大差距,中国数量最多的独角兽企业仍分布于电子商务及直接服务于消费市场的领域,在科技与商业模式的原创与引领方面仍有待提高。

独角兽企业往往代表着新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发展速度比较快,其价值也获得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1》统计,新能源与智能汽车、数字文娱、智慧物流、数字医疗、人工智能、新零售、电子商务、互联网教育、创新药与器械、产业互联网等赛道均拥有10家以上独角兽企业。CBInsights数据显示,今年6月中国的独角兽企业估值总额已超过5000亿美元,其中8家企业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独角兽企业的发展和涌现成为年轻人创新创业,实现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一个重要通道。

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不等同于创新

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与创新的概念并不相同。美国近年来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主要是创新驱动,这也是取势于美国在基础科学研究、发明创造以及商业模式创新上引领全球的优势。截至2020年,诺贝尔基础科学得奖人数美国有305人、英国有89人、德国有57人、法国有35人、日本有18人。源自美国的发明创造遍布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采用流水线大量生产T型汽车的福特公司、开创了智能手机时代的苹果公司、完成首次商业载人航天发射的SpaceX等。美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也是全球最多的。不过,从全球500强企业及富豪的产生及迭代速度来说,美国近年来的表现要逊于中国。

日本和欧盟在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远不如中美。不过过去二十多年,日本和欧盟在创新方面依然可圈可点。以日本为例,在科睿唯安《全球百强创新机构》排行榜中,每年都至少有25家日本企业和研究机构入榜。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已诞生了15位科学类诺贝尔奖得主。尽管日本基础科学研究不断进步且技术创新能力突出,但从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角度看,过去二十年来入选“财富世界500强”的日本企业已近乎减半。日本富豪的数量及迭代速度也逊于中美。上榜2021“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的日本富豪有49位,而美国和中国都超过700位。2021年新上榜的493名亿万富豪中超过40%来自中国(205人),来自日本的仅有5人。截至2020年日本仅产生了4家独角兽公司。上述分析可见,创新和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不一样的概念,创新仅是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驱动器之一。

不能完全用人口规模来解释

中国人口总量为全球第一,对于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个非常有利的条件。不过,人口总量大并不意味着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强大。印度(13.8亿人)人口数量已接近中国。根据世界银行数据,1978年中国和印度GDP分别为1495亿美元和1373亿美元,位居世界第11位和12位,中印之间几无差距;人均GDP方面,印度(206美元)还高于中国(156美元)。截至2020年,中国GDP为14.7万亿美元(世界第二),印度为2.6万亿美元(世界第六),中国是印度的5.6倍;人均GDP方面,中国(10500美元)是印度(1901美元)的5.5倍。与此同时,中国大企业的诞生、富豪的产生迭代都远超印度,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也是印度的4.3倍。

再来看日本与韩国的比较。从人口数量上看,2020年日本人口为韩国的2.4倍,同期日本GDP总量也是韩国的3.1倍,而日本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只有韩国的一半。观察西班牙与意大利时也看到,2020年西班牙的人口总量约为意大利的80%,GDP约为其68%,而西班牙有2家独角兽企业榜上有名,作为全球GDP排名第八名的意大利却至今未有一家独角兽企业上榜。中印、日韩、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对比都说明,不能把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成功简单归结为人口总量所致。

中国具有傲视全球的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的能力,其成因是多元的,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综上所述,从新的大型企业到新富豪,再到独角兽企业,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在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整体居于全球领先水平。未来,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什么类别的政治体制及经济发展模式,我们可以加强培育更具包容性及普惠性的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为年轻人提供持续更好的上升发展通道,打破阶层固化,这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共同富裕以及社会的和谐稳定。

“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作为中国发展方式中的特色元素之一,具有一定的全球可复制性和可借鉴性,可以为全球发展的重大问题的解决贡献中国方案。笔者希望以这篇文章为契机,与同仁共同努力,发掘出更多类似的中国元素,为提升我们的软实力、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

(作者系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