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 进博的热度上海的温度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制造企业如何走稳“双碳路”?进博会给出这些解决方案

第一财经 2021-11-07 21:18:50

作者:计亚    责编:姚君青

在实现碳中和的道路上,制造企业该如何做?绿色工厂如何诞生?在今年的进博会上,不少展商给出了解决方案。

目前,中国正着力推进“双碳”目标。那么,在实现碳中和的道路上,制造企业该如何做?绿色工厂如何诞生?

在今年的进博会上,不少展商给出了解决方案。

低碳之路怎么走

作为最重要的碳排放行业,电力、炼化、钢铁、化肥等领域如何实现低碳环保一直备受关注。在本届进博会上,陶氏公司在亚洲首次正式发布了清洁能源与碳捕捉解决方案,或许能帮助这些行业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方法。

陶氏公司工业解决方案业务部亚太区商务总监陈培鑫介绍称,此次发布的有机胺碳捕捉解决方案,涵盖创新的UCARSOL™和SELEXOL™特种配方气体处理溶剂及专业的溶剂管理和维护服务。该方案特别适用于蓝色氢气、生物质能源和其他工艺生产过程中的碳捕捉。

具体而言,通过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联产“蓝色氢气”,在生产过程中捕捉副产的二氧化碳和硫化氢,通过UCARSOL™和SELEXOL™气体处理溶剂及技术有效回收二氧化碳和硫化氢,其中,二氧化碳的回收率达90%以上,实现蓝氢生产。捕捉到的二氧化碳应用,通过陶氏特种表面活性剂等技术用于强化采油等。

在本届进博会上,首次以独立身份参与进博会的西门子能源也带来了一款“零碳”产品,能够为电力行业的绿色发展之路带来启发。

由于通体蓝色,这款产品名为西门子能源145KV环保型高压开关设备,亦被称为蓝色气体组合开关,开创性地研发了无氟气体替代技术,采用真空灭弧技术和洁净空气绝缘相结合的解决方案,在保证电能安全传输的同时,有效减少氟类等温室气体的排放。

“这款产品的特点是零碳、零排放、零污染,且对人体无害。”西门子能源有限公司输电集团总经理王肩雷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这款产品最大的亮点是,在运用过程中,即使发生故障,泄漏出来的也是无氟空气。”

王肩雷解释称,传统的电网开关设备内通常使用SF6压缩气体保证绝缘距离,使用SF6工业气体的隐患在于对环境极度不友好,而西门子能源研发的这款产品,完全摒弃了SF6气体,采用无氟气体替代,且全生命周期维护成本低。在应用层面,蓝色气体组合开关可以在安全水平下对现有电网进行现代化改造,并可以在经济可行性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减少碳足迹。

王肩雷举例称,这款产品在其40年的产品生命周期内,相当于植树12万棵,减少了5000吨~6000吨二氧化碳排放,“中国的电网开关设备体量是非常大的,若数以十万计,如果都换成这种蓝色开关,对减少碳排放的贡献是非常了不得的。”

绿色制造背后

在米其林展台现场,第一财经看到了两款电动汽车专用轮胎——“竞驰EV”和“e·聆悦”,据了解,这两款轮胎均来自于米其林在中国的首家工厂——沈阳工厂。

米其林相关工作人员对此表示,为减少碳排放,该工厂引入电硫化机,探索太阳能等绿色能源的使用,此外,通过“减少、再利用、可回收”有效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对水资源、废品、热能等最大化回收再利用,降低对外排放。此外,记者还了解到,继达能爱尔兰韦克斯福德(Wexford)工厂2020年获得碳中和认证之后,两家脉动中国工厂也将于2022年实现碳中和。

随着近来相关政策频出,不少制造企业都在谋求低碳转型。然而,实现“低碳”、“零碳”的绿色工厂又如何诞生,企业该如何精准把握到工厂的碳排放问题?

在此背景下,作为国际独立第三方检测、检验和认证机构的德国TÜV莱茵,将在今年进博会上全球首发一款碳排放智能仿真运算模型。

TÜV莱茵大中华区产品服务事业群副总裁夏波介绍称,该碳排放智能运算模型从数据出发,通过建模、碳排放计算,最终推演出产品优化方案,为企业提供可视化的碳排放精算系统,帮助企业挖掘研发设计中潜在的碳排放问题,从源头提升产品的环保性及其他性能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TÜV莱茵此次推出的这款运算模型将一反检测检验认证行业的传统操作流程,从研发阶段就开始介入产品设计,避免在大规模生产阶段发现对环境的影响问题不得不返工,有助于节省研发的时间和成本、提高产品出口海外市场的效率。同时,企业既是碳排放的主体,也是落实碳中和目标的主体,通过该模型,有助于强化制造企业的节能减排意识,增加产品在本地市场的差异化优势,从源头抓起,实现绿色、低碳发展。

不过,随着低碳技术的推进,不少企业也表示,整个行业也存在诸多难点需要解决。

其中,陶氏公司工业解决方案业务部亚太区市场总监董慧鸥就坦言,以“碳捕捉”为例,尤其是烟道气的碳捕捉,目前存在前期资金投入高、后期运维成本高和二氧化碳应用领域受限的问题。

董慧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介绍称,国际上已建成的百万吨级的烟道气二氧化碳捕捉,仅前期投入就可能要10亿美元,且后续运营费用也不便宜,因为捕捉二氧化碳本身就是耗能的,如何将整个碳捕捉过程经营得更有效率本身就是个难点。此外,回收来的二氧化碳如何利用也是一大问题。

董慧鸥表示:“其实成规模的二氧化碳的应用是整个行业也是全球性的一个难点。当前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的、上规模的二氧化碳应用,还是以油田增产为主,把捕捉进来的二氧化碳注入到已经开采的油田里,通过二氧化碳驱油的形式来提高采收率,但是,油田增产应用也受地域的限制。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二氧化碳新的应用也在酝酿开发中,这需要我们全行业、全产业链以及大家共同努力往这个方向去发展。”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