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积极财政政策明年如何发力?丨首席对策

第一财经 2021-12-12 11:32:00

作者:梁相宜    责编:漆辛夷

基建投资为何迟迟未能发力?明年基建能否托底并对冲经济下行压力?“适度超前基建”、“扩大有效投资”明年如何体现?
基建投资迟迟不起色 积极财政政策明年如何发力?| 首席对策

12月8日至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为明年宏观经济定调。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稳健有效。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准、可持续。保证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强化对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化解等的支持力度,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会议提到,实施好扩大内需战略,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各方面要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政策发力适当靠前。

财政政策在今年会议通稿中着墨较多,因此也被寄予厚望。2021年财政收入恢复性增长,支出进度偏慢,前10个月财政存款余额较往年明显偏高1.3万亿元左右。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加背景下,财政支出为何没有出现加快态势?本期嘉宾罗志恒认为,尽管财政收入恢复增长,但是财政紧平衡状况并未改变。在财政收入缓增长同时,财政刚性支出不减,财政支出仍存在不小压力。同时也不能为了投资而投资,仍要考虑项目有效性。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罗志恒认为有利于降成本补短板。

基建投资为何迟迟未能发力?明年基建能否托底并对冲经济下行压力?“适度超前基建”、“扩大有效投资”明年如何体现?房地产投资及房地产市场未来将有怎样的重大变化?明年经济增速将进入“5”时代元年?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

罗志恒的主要观点:

可支配财力下降 财政支出压力不小

优质项目减少 不能为了投资而投资

明年基建投资增速将有所回升 财政支出托而不举

适度超前基建有利于降成本补短板

政府企业都要有针对性扩大有效投资

美国推动供给端恢复利好我国中间品出口

出口优势最终取决于出口份额

外汇储备呈现多元稳定化

房地产出现政策底 满足刚需被提到更重要位置

明年经济增速或进入“5”时代元年

稳增长核心是高质量和保民生

可支配财力下降 财政支出压力不小

优质项目减少 不能为了投资而投资

第一财经:罗总好,感谢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们看到2021年的财政收入处于恢复性的增长,但是支出是偏慢的。前10个月的财政存款余额较往年明显偏高1.3万亿左右,在下半年外界普遍认为财政政策加快发力的情况下,财政支出仍然缓慢,原因是什么?

罗志恒:紧平衡应该说从去年以来一直延续的这样的一个状况。今年以来我们说这种形势可能会更加的严峻,我们大的财政形势是没有改变的。原因就在于我们说收入是一种恢复性增长是往上的,但是我们地方政府的实际可支配财力可用的财力增速是下降的,这就意味着同时我的刚性支出不减,我们说实际可支配财力的一个增速下降,不是说负增长,但是增速下降支出不减,这就意味着你这个没有更多的钱去干别的事情,这是大的一个判断,仍然是比较紧张。

第二我们说支出节奏好像都在谈,说为什么没有加快,上半年我们好理解,我们经济增速一季度是两年平均在5.0%,二季度到5.5%,一直在往上,所以财政没有必要去发力。但到了下半年还没有去发力。原因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个我们这个项目这种质量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一个水平,目前看起来整个优质项目应该越来越少,我们不能为了投资而投资,我们要么就是兼顾它的经济效益,要么就是你要有这种社会效益,总之是要有一个,但是我们项目储备我们可以看到没有太大的一个起色。

我们也可以看到今年很大的一个支出,在去年医疗卫生教育科技这一块,在去年高增长的基础上,我们今年仍然是一种高增长,所以这也会使得我们今年在基建领域这一块,相对而言增速会慢一点。

明年基建投资增速将有所回升 财政支出托而不举

第一财经:明年的空间大吗?是否还会处于托而不举的状态?

罗志恒:应该说这种形势会有所缓解。明年的话就有可能是项目现在已经是加速了,资金的来源可能会是一个大家更需要关注的问题。我们明年基建增速是一个托而不举,大概在4%的一个情况。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们就是一方面隐性债务的一个控制,所以它使得你那些自筹资金的来源是受到了一个限制的。

适度超前基建有利于降成本补短板

第一财经:刘鹤副总理最近提出适度提前基建,怎么来理解和进一步去实施,对哪些行业会有利好?

罗志恒:您谈到的是一个结构的问题。我们这么多的基建增速,目前没有说以前像10%、20%那种增速,在这么一种中低增速的一个情况下到底该怎么投?那么我想刘副总理所谈到的问题,他是站在我们整个经济运行效率和经济循环的这么一个角度去考虑的。比如说我们适度进行超前基建,我们在98年也搞了这么一个超前基建,因为当时我们98年发了大的一个洪水,98年遇到的金融危机,所以我们当时这个资金投向水利建设。就是不要再发生这种大规模的自然灾害,我们扛不住。

同时我们应对整个经济下行,搞了好多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后,我们加入WTO,然后紧接着因为我们适度的超前基建,我们修了很多的一个路,山村里的农产品能够卖出去,能够满足全球的这样的需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适度超前基建,有利于降低我们整个经济社会运行的这种交易成本,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

那么具体的方向,我觉得一个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毫无疑问提高我们的生产效率的这样的来源。那么第二的话就是我们的这种传统基建中的薄弱环节,比如现在我们说极端自然灾害越来越多,比如说一个郑州暴雨事件,洪涝灾害,还有其他的一些事件,我们能不能把我们的智慧城市、海绵城市,还有我们的这种地下管廊系统,再包括我们的停车场系统等等,这都是很大的一个投资的来源。而这些项目不仅是稳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而且还具有这种民生社会的一个效应,同时还具有补短板的这样的一个效果。

政府企业都要有针对性扩大有效投资

第一财经:最近的一次国常会提到了扩大有效投资,其实扩大有效投资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接下来我们会从哪些着力点去扩大有效投资?

罗志恒:扩大有效投资确实是你谈到的是多年来我们一直谈的这样的一个问题。稳定有效投资,那么有几个来源。那无非市场主体有两个,一个是我们说政府它直接去搞的一些这种没有太大的市场效益,但是又有比较大的社会效益,政府去投财政投资。所以这一块我们说可以说中央预算的投资,你尽快的去找到这个项目之后尽快去实施。对于我们说地方提前下发这种专项的额度,提前下发,发行使用并尽快形成这种实物工作量,这就是我们地方层面的。那么第三个我们说另外一个主体就是企业部门,就是企业部门怎么样更好的去推动这种能够短期是需求,长期能够优化我们供给结构的这样的一个投资。那么比如说我们的这种科技投资,我们的绿色和低碳投资,顺应我们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大的趋势,高质量发展。

美国推动供给端恢复利好我国中间品出口

第一财经:我们聊了很多投资,聊了很多财政政策,我们再来看出口。前11月个月的数据非常好,而且11月份依然是一个爆表的状态,这个原因是什么?怎么来看明年的整体的出口的情况?

罗志恒:出口爆表大家说出口太强了,那么我们具体看一些数据也能可以看到,我们11月份出口往美国欧盟,包括到韩国,我们的两年平均增速都在这个往上走。那么原因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是全球疫情,尤其是现在变异病毒存在,那么它就使得疫情防控物资对我们这个需求是又开始上升了。那么第二个美国它现在推动整个供给的恢复,所以这个时候你驱动供给恢复,你推动的是一种中间品,机械电子这一块的,这也是我们中国所能够生产的。所以两个大的需求,一个是疫情防疫物资需求随着病毒的起来而持续增长,再一个是中间品的需要,带动我们中国的11月份出口继续的爆表。

优势最终取决于出口份额

第一财经:您刚才提到了其实欧美国家的需求很旺盛,但这个是财政发钱导致的需求旺盛,它的可持续性不强,如果这个需求下来了,我们的供给怎么办?在我们的需求和投资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能去填补出口下降的空白?

罗志恒: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一下,全球的需求明年应该是有所回落的,中国的出口到底怎么样,取决于另外一个因素,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叫出口份额。因为你总的蛋糕下来了之后,我的份额如果上去了,我总的还会上去。那么这个份额到底会怎么样?一个是总的盘子的一个缩小,另外一部分是供给替代效应没有这么强,那就有可能会回归到一个常态。

外汇储备呈现多元稳定化

第一财经:顺差非常大的一个情况下,为什么外汇占款规模却保持一个稳定不变的情况?

罗志恒:这还是我们就是说整个它的外汇储备影响它的一个因素比较多,它不只是说取决于我们这一个外贸的顺差这么一个因素。确实外贸顺差应该说对外汇储备它有正的一个贡献。但是我们还要注意到,今年以来美元比较强,那么导致其他的非美的货币一部分是处于贬值的状况,而我们的外汇储备不只是美元,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那些非美货币的一个贬值,它是一些负贡献。

当然第三个我们还可以看到,就是说这种跨境的资本流动也会对它有影响,那么这个数据我们也看了一下,应该说是正的贡献。第四就是我们投资的情况,资产价格的情况,这一块对我们也是正的贡献,我们的外汇储备投了一些国债,这一块也是一个正的贡献。所以在我们说贸易的一个顺差,跨境资本的流动,以及我们整个储备内部结构的非美货币的贬值,以及投资的资产价的四个因素,综合起来看下来的话,你有正有负,整体我们呈现出来的一个结果,那就是一个稳定的状态。

房地产出现政策底 满足刚需被提到更重要位置

第一财经: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描述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首次提出促进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跟以往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相比,从房地产市场转变成整体的房地产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这说明我们已经处于房地产政策的政策底的状态了吗?

罗志恒:确确实实像您说的,我们房地产这一块有了政策底,接下来我们就要等到投资底和销售底到底在哪里。投资底因为政策底到经济底,它是有一个时间差的,要通过这种微观主体,比如说这种房地产企业的微观行动才能最后形成这种投资和销售的这样的一个变化。以前是叫保持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这里头有一个是房地产市场,现在是房地产业。那么房地产业就不仅仅是考虑房地产市场的一个问题了。市场有一根轨道,而且还有一根轨道是什么,保障的轨道。所以我们的视角更加的一个广阔,我们更加的关注我们社会一部分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

那么我们同时还尤其要关注到健康发展。以前是平稳健康,现在是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以前我们说是一种房地产和金融的循环,那么我们现在就说是良性循环,我们更多的是要打造科技、产业和金融的循环。房地产更多的在整个经济中的作用,满足我们的刚性的住房的需求,不要去再搞投资和投资性的这样的状况。第二个表述的巨大的变化,把保障房建设提到了商品房前头去,这就顺应了刚刚说从市场转到房地产业的这样大的变化。我们还是要确保正常房企的这种合理融资需求,我们要保障我们居民的一个刚性的需求。

明年经济增速或进入“5”时代元年 稳增长核心是高质量和保民生

第一财经:您的报告当中写到,中国明年要进入到 GDP增长的“5”时代元年,这个“5”是说我们“5”只是一个底吗?还是接下来可能会往“5”之下更低?在这个基础上您认为本增长核心在哪儿?

罗志恒:你所谈到的这么一个“5“到底是一个水平的平台,还是说一个下行的坡?我更多的倾向是一个斜率比较低的一个缓坡的这样一个状况。我们说“5“时代的时间到底会有多久?有可能我们在“十五五”的时候,我们可能就破“5”了。当年我们是一种低水平下的高增长,现在我们是在高水平下的中低增长。

所以实际上我们的日子整体上我们的生活水平,我们的发展水平肯定比10年20年之前是要好很多的。我们现在的日子难过,更多的是说的是我们这种突然冒出来那种增量的机会,没有那么多了,我们是在存量的舞台下去博弈。自然而然的你所感受到竞争的压力就更大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种高质量的产品,所以这个时候自然而然对企业而言,它面临的压力和竞争会更大。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日子会越来越难过的一个原因,倒不是说我们是不是没有以前那么发展水平没有以前好,这不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所以我们稳增长的核心或者说我们说稳增长,我们到底在说什么?我的一个理解就是说稳增长我们谈的是一个稳就业,谈的是一个稳民生、保民生的这样的一个关键词。同时我们就说务实的、核心的东西,我们讲的就是一个新旧动能一个切换。为新旧动能切换去赢得这样的一个时间,赢得这样的一个空间,所以我们说要稳增长。因为旧动能下来很快,新动能没有起来,这个时候经济不能失速,新动能的发展还需要一个稳定的经济社会环境,所以我们需要稳增长,我想这才是我们稳增长的一个核心,而不是说为了稳而稳。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