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一财号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深度剖析复苏进程延续的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上)

2022-01-07 16:49:04

作者:刘元春    责编:张健

2021年以来,随着外需的持续上扬和内生动能的逐步恢复,中国宏观经济呈现稳健复苏态势,而随着规模性政策逐步退出、宏观政策的边际收紧和新旧战略转换的部署实施,宏观经济复苏势头有所放缓。

2021年,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持续巩固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成果,始终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前列。上半年,中国经济实现较强劲的增长,为完成全年预期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GDP规模相对美国的比重由疫情前的2/3(66.9%)大幅跃升至3/4(74.2%),中美不平衡的博弈格局有望进一步打破。进入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新的重要变化,经济结构持续优化,但是整体景气度有所下降。“生产强、需求弱,外需强、内需弱”的供需失衡格局在第三季度发生了不利变异,导致出现“供需双弱”的局面,而非此前所预期的需求加速恢复进而匹配供给。

随着下半年复苏势头放缓,中国经济总体步入了一个较为关键的时期,这对宏观政策力度和精准度的把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是7月以来,境外输入引起的疫情反复、极端天气引发的灾情险情,导致部分消费领域增长放缓,消费复苏进程严重受挫,消费水平不仅没有进一步向长期增长趋势线回归,反而出现急转直下的态势。二是7月以来,基建投资增速明显放缓,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平稳回落。三是7月份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国内双控预期,导致生产者价格涨幅进一步提升,而消费者价格涨幅继续回落,生产侧与需求侧价格分化加剧,对于中下游行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四是7月份以来,受以上因素综合影响,工业生产开始高位回落,服务业生产徘徊不前下行缺口扩大。

虽然第三季度经济复苏进程遭遇短期曲折,但是经济复苏中的有利因素也在逐渐增多。首先,投资结构持续优化,带来市场动力增强。一是制造业投资增速加快。二是民间投资加速恢复。三是高技术产业投资保持高速增长。其次,出口增长韧性增强,第四季度将继续发挥需求支撑作用。其次,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对于居民收入增长具有基础支撑作用。最后,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扩大消费仍有动力。未来短期宏观政策重点在于,充分挖掘国内消费市场潜力、激发投资增长活力,尽快打破“生产强、需求弱,外需强、内需弱”的格局,避免持续陷入“供需双弱”局面。

国民经济实现恢复性增长,产出水平向长期增长趋势线回归进程受阻

2021年以来,随着外需的持续上扬和内生动能的逐步恢复,中国宏观经济呈现稳健复苏态势,而随着规模性政策逐步退出、宏观政策的边际收紧和新旧战略转换的部署实施,宏观经济复苏势头有所放缓。

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呈现以下特点:一、总体强劲。前三季度,按可比价格计算,中国GDP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同比增长7.4%,两年平均增长4.8%;第二产业同比增长10.6%,两年平均增长5.7%;第三产业同比增长9.5%,两年平均增长4.9%。二、同比增速逐季走低。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18.3%,二季度同比增长7.9%,三季度同比增长4.9%。三、两年平均增速波动调整。分季度看,一季度两年平均增长5.0%,二季度两年平均增长5.5%,三季度两年平均增长4.9%。四、环比增速剧烈波动。从经季节调整后的环比增速看,一季度增长0.2%,二季度增长1.2%,三季度增长0.2%。

从以当季环比增速构建的定基指数看,继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的实际产出水平首次回升到长期增长趋势线,2021年以来有逐渐偏离这一回归趋势的态势,产出水平相比长期增长趋势线的下行缺口逐季扩大,宏观政策需要重新评估。

2021年中国经济尚未完全摆脱疫情冲击的影响,仍需要扩张性的宏观调控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按照疫情前的增长趋势,2020-2021年的潜在经济增速为5.5%-6.0%。2020年由于疫情的突然暴发,实际GDP增速为2.3%,其中1-3季度同比增速分别为-6.8%、3.2%、4.9%,造成负向产出缺口,第4季度增速为6.5%,高于常态化增速,暂时填平了产出缺口。2021年中国经济整体实现强劲的复苏,如果按照较低标准,同比增速高于常态化水平,但若按照较高标准,两年平均增速始终低于疫情前的增长趋势,特别是第三季度的同比增速和两年平均增速均为4.9%,均低于长期增速趋势,导致产出缺口扩大。考虑到疫情暴发至今已经持续了两年,据测算表明,当前中国经济不仅存在供需失衡导致的产出缺口,同时还出现了潜在增速中枢下降的问题。

工业生产从高速增长回归常态,服务业生产受疫情影响仍未完全恢复

2021年,工业生产延续高速增长态势,下半年开始逐步回归常态。1-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8%,两年平均增长6.4%,增速高于疫情前的正常水平。分三大门类看,1-9月份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7%,制造业增长12.5%,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12.0%。一季度工业产能利用率达到77.2%,为近几年同期最高水平,三季度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7.1%,处于近年同期较好水平,说明工业生产充分恢复。

但是从动态边际上来看,工业生产有逐步减弱的势头。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1%,两年平均增长5.0%,环比增长0.05%。其中,受“芯片荒”带来的汽车生产下降影响,汽车在工业下滑中的作用明显。从先行指标看,9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6%,这是自去年3月以来首次降至临界点以下,显示制造业景气水平回落。从分类指数看,在构成制造业PMI的5个分类指数中,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原材料库存指数、从业人员指数和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均低于临界点。

2021年,服务业生产仍受疫情影响,尚未完全恢复。1-9月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16.3%,两年平均增长6.4%,仍低于2019年同期7.0%的水平。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5%,两年平均增长4.9%;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9.3%、15.3%,两年平均分别增长17.6%、6.2%。1-8月份,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5.6%,两年平均增长10.7%。

从动态边际上来看,服务业生产有低位徘徊不前的势头。8月份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一度跌入“荣枯临界值”以下, 8、9月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仅增长4.8%、5.2%,较6月份大幅回落6.1、5.7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4.4%、5.3%,较6月份回落2.1、1.2个百分点,也明显低于2019年同期6.7%的水平。

从细分产业看,三季度以来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近期房地产市场调控,使得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增速较快下滑。三季度,建筑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为-1.8%、房地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为-1.6%,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3.0%、2.3%,均较三季度显著回落。二是由于内需持续不足,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开始高位回落,带动工业增速下行,虽然目前仍略高于疫情前的水平,但叠加同期建筑业增速下行,第二产业增速开始低于疫情前的水平。三是部分服务业仍处在补齐缺口的进程中,复苏进度层次不齐,使得服务业整体徘徊不前。其中,住宿和餐饮业勉强开始实现正增长,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恢复到疫情前的99.2%;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速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后者近期出现较快下滑;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持续保持稳定增长,但房地产业近期出现较快下滑。

外资外贸保持强劲增长,消费投资复苏节奏延缓,内需动力有待加强

在宏观经济运行层面,内需不足下的供需失衡局面在第三季度进一步强化,并发生了不利变异,导致出现“供需双弱”的局面,而非此前预期的需求加速复苏匹配供给。

一是7月以来,境外输入引起的疫情反复、极端天气引发的灾情险情,导致部分消费领域增长放缓,消费复苏进程严重受挫,消费水平不仅没有进一步向长期增长趋势线回归,反而出现急转直下的态势。1-9月份,剔除价格因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累计同比增长15.0%,两年平均增长2.2%,较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特别是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同比仅增长0.9%,相比2019年8月份实际下降0.2%。从两年平均实际增速来看,上半年消费处于逐月回升的态势,反映了消费水平在向长期增长趋势线回归,6月份恢复至3.3%,然而,7月份、8月份则连续下降至1.7%、-0.1%,9月份回调为2.4%,同比增长2.5%,说明第三季度消费复苏进程停滞。从经季调的环比增速来看,上半年消费月环比增速平均为0.4%,其中5、6月份平均为0.55%,但7、8、9月份则分别下降至-0.23%、0.22%、0.30%。

二是7月以来,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平稳回落。1-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7.3%,比上半年增速回落5.3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3.8%,比上半年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说明投资进一步回升的动力减弱。从经季调后的环比增速来看,上半年,投资月环比增速平均为0.18%,7-9月分别为0.08%、0.16%、0.17%,复苏动力不及上半年。投资增长动力减弱主要源于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放缓。1-9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仅增长1.5%,两年平均仅增长0.4%,均较上半年增速大幅回落,也明显低于疫情前的增长水平。1-9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8.8%,两年平均增长7.2%,也较上半年有所放缓,特别是在同比意义上的投资增长拉动作用减弱。

总体来说,尽管2021年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强劲复苏,但复苏力度目前仍难以弥补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较快回落。

三是外贸外资延续强劲增长态势,内需不足所产生的供需缺口,严重依赖于外需的填补。1-9月份,以美元计价,我国出口累计同比增长33%,两年平均增长14.6%;出口累计同比增长32.6%,两年平均增长13.5%;净出口同比增长35%,两年平均增长20.5%;其中,9月份,出口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当月净出口达到668亿美元的年内单月最高值。货物贸易不仅对我国经济同比增长产生较强拉动作用,且两年平均增速也超过疫情前的水平,有力支撑了中国经济的常态化进程。同时,1-8月份,我国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1138亿美元,同比增长27.8%,两年平均增长12.9%,显著好于疫情前的增长情况。外需之所以能够保持强劲增长,源于2020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与世界疫情防控进程的不同步、中国与世界供应链重启的不同步,使得中国的产业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不仅为世界各国提供了疫情物资和生活物资的供给基础,也保证了中国出口不仅没有随着世界贸易的崩溃而崩溃,反而逆势出现超预期增长,为中国内循环的重启和经济整体复苏提供了时间窗口。2021年以来,在全球规模性政策的刺激下,国内外生产相对需求恢复的不同步为我国出口进一步提供了增长动力。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内容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1-2022)——疫情反复与结构性调整冲击下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连平:支持一线及重点二线城市 放开改善型购房需求 | 首席读数据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2.9%,3月增长5%。1-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8%,1-3月增长9.3%。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1%,3月下降3.5%。业内认为,本土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冲击已经显现,生产、消费均出现了收缩,失业率继续上升,经济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增加。植信投资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下一个阶段关键是要加大政策力度,重点促进消费的回升和增长。在房地产方面,要支持地方政府逐渐放松刚需和改善型购房需求。

首席读数据
昨天 19:41

李奇霖:地产行业有望在五六月份缓解流动性压力 | 首席读数据

5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1-4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39154亿元,同比下降2.7%;其中,住宅投资29527亿元,下降2.1%。商品房销售面积39768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0.9%;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25.4%。商品房销售额37789亿元,下降29.5%;其中,住宅销售额下降32.2%。红塔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认为,在房企的流动性压力之下,房地产当前仍处于下行通道。但是展望后续,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以及房地产政策的持续的发力, 房地产行业有望在五六月份修复流动性压力,并逐渐企稳。

首席读数据
昨天 16:07

万亿资金“活水”加速直达企业

05-05 07:32

程实:稳增长边际压力加大 建议政策“发力靠前”延长提效 | 首席读数据

国家统计局4月18日发布中国经济一季报,初步核算,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70178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4.8%,比2021年四季度环比增长1.3%。对此,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已经在产业结构数据和最新时序数据上有所体现,三大增长引擎均不同程度面临挑战,建议政策“发力靠前”,延长提效。

首席读数据
04-18 19:39

财政部副部长廖岷:更多政策组合在研究和储备之中

04-16 13:23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