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作别困在高速的日子,货车司机: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开始少了

第一财经 2022-04-23 09:51:20

作者:吴绵强 ▪ 林春挺    责编:胥会云

近来,不少货车司机都经历了各种“人在囧途”。

在安徽合肥等了一周之后,陈丽终于摘掉了行程卡上那颗来自安徽六安的“星”(*)。4月20日,在高速公路上持续行驶一个月后,她终于可以回到安徽老家休息一下了。

回家前,陈丽给社区打了一个电话,咨询当地的防疫要求。工作人员告诉她,如今政策有了变化,只要行程卡不带星、健康码为绿码、核酸为阴性,回来就不需隔离。这让陈丽感到非常意外。

近段时间以来,受各地疫情防控以及收费站、服务区关停的影响,货车司机面对频繁的查验点核酸检测、行程码带星、各地不同的防控政策、无法互认的地方通行证等等问题,经历了各种“人在囧途”。

与之相伴随的,是全国高速公路流量同比2021年大幅下降,长三角区域的高速公路流量下降更为明显。数据显示,4月18日,长三角一市三省的高速公路车辆总流量247.76万辆,同比2021年下降64.99%。其中货车总流量134.01万辆,同比2021年下降20.85%。

不过,一切正在好转。

那些高速难下的日子

2个月漂泊在外,李铁最近特别想回家。

今年52岁的李铁做集卡司机多年,常年在长三角地区跑货运。这段时间比较麻烦的是,出于疫情防控需要,到各地拉货都受多重管控,要准备健康码、核酸检测证明等个人、车辆资料外,还要申请各地自己的通行证,并由货主安排人来接,否则就只能在高速卡口长时间等待,吃喝拉撒全在车里解决。

4月22日,在沪宁高速黄栗墅服务区,工作人员对加完油的车辆进行消杀。新华社

4月18日早上,李铁接了一个“顺路”回家的订单,去江苏省南通市通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企业拉货,运至江苏省淮安市。李铁的老家,就在淮安。

当时,李铁所在的苏通大桥服务区距离拉货地点仅20余公里路程。李铁给第一财经记者发来了他领到的电子通行证。这张通行证由客户通过南通市“好通码”小程序申领。

“南通当地只认’好通码’审核后的通行证,其他的通行证申领了也没用,有些卡口不认。”李铁说。不过,虽然准备好了“好通码”,可李铁最终也没有拉成这趟活儿。

首先遭遇的,是严重堵车。高德地图显示,从李铁的位置到进入南通经开区的沈海高速西亭收费站25公里。平常不堵车的话,仅需40分钟左右的车程,李铁当天却足足走了15个小时。

当李铁走到沈海高速南通市团结河大桥路段时,前面的集卡排起了长龙,这里距离前方高速出口有5公里。行驶到距离沈海高速西亭收费站3公里的时候,前方又堵车了,他从上午等到了晚上。

“由于防疫要求,查、测核酸,填报个人信息,还要等待提货点的企业有人过来接,才能下高速。所以每辆车耗费的时间过长,导致严重塞车。”李铁说,前面哪怕是一辆车堵住,后面的车在高速上就动弹不得,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干等。直到4月19日凌晨1时许,李铁才从骑岸收费站出口驶出。

下一个意外,是李铁的绿码转黄了。刚到客户公司仓库,李铁手机就收到一条南通市海门区公安局发来的信息。称因他曾在新冠肺炎疫情区停留,为尽快阻断疫情,他将被赋黄码。李铁马上联系客户,退了这个订单。

李铁决定就此回家。可回家的路程也不顺畅。4月19日下午4时许,当第一财经记者联系李铁时,他正堵在沈海高速的江苏省东台市路段,距离前方收费站16公里的路程显示是拥堵的红色。

此后,李铁又经历了多次拥堵,并最终抵达G2京沪高速淮安收费站。“京沪高速目前正在修路拓宽,有的地方甚至直接封掉了,绕来绕去,最终又多跑了200公里才最终抵达淮安当地的高速出口。”李铁说。

他在快到收费站时接了一个订单,客户要求到淮安市开发区拉货到淮安市淮阴区的乡下地区。李铁通过淮安本地的“淮上通”平台,进行了相应的资料申报。并在卡口进行了抗原和核酸双检,以及当地客户到高速出口迎接之后,李铁才离开高速。

跑完这趟到家,已经是4月20日晚上9时许。

各地都有自己的货车管控平台

不仅有“淮上通”“好通码”,疫情以来,多地都上线了自己的货运车辆管控平台。

“现在到每一个城市都要办理当地的货运通行证。”一位集卡司机表示。

磊哥是苏州本地的货运司机,他告诉记者,集卡进入苏州,在高速卡口需要出示“苏货通”通行证,否则很难进入。

“苏货通”是苏州市于3月26日启用的大货车管控平台。根据“苏州市疫情防控2022年第78号通告”,本市企业有来(返)苏州货运需求的,应提前1天扫码登录“苏货通”平台,如实完整填报企业、货运车辆信息,审核通过后,生成“苏货码”。

据苏州市交通运输局消息,自“苏货通”平台上线以来,已累计审核通过了54万辆次货车进入苏州,“‘苏货通’是全市来(返)苏州货运车辆通行管理的统一平台。”

这是4月22日拍摄的沪宁高速黄栗墅服务区,该服务区设置了专用停车点,服务涉中高风险区的驾乘人员(无人机照片)。新华社

与“苏货通”类似,4月14日起,无锡本地所有收货企业或托运企业均通过“灵锡”APP中“货运申报”系统线上申领“物资运输通行证”(电子通行证),当地要求“所有货运车辆均应持电子通行证进入无锡,查验健康码、行程卡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并在查验点进行核酸采样。”

4月19日,安徽省芜湖市首批疫情防控电子通行证正式发放并投入使用。该通行证是一个依托于“皖事通”APP的动态电子凭证,对于疫情防控期间相关人员通行实施统一的、动态的管理。

“各地对这些集卡司机的信息采集,主要是加强对这些货运司机的管理,便于事后出现疫情立即进行处置。”一位互联网从业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但确实也给货运司机以及企业承运人带来不便。

比如,电子通行证或码往往有一定的时效性,有的长则一天,短则6至8小时。遇到高速长时间堵车或者企业人员繁忙,不能及时抵达卡口迎接,司机就会担心错过通行证准许进入的时间。

一位集卡司机展示的江苏省镇江某地的货运通行证显示,始发地为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抵达时间为4月18日上午8点半到下午2点半,仅能在当地逗留6小时。“确实时间有点紧。”上述集卡司机表示。

长三角地区一家货运物流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各地的防疫政策不一样,都是各自为政,防疫要求层层“加码”,甚至是到一些国道旁边的村子,都有“村子里”的防疫政策,“我们无论是在高速上还是在国道上,问题都特别多。”

经受严格防疫政策考验的,不仅是货车司机,还有货主。

作为G20高速进入长三角的首站,新沂是江苏的“北大门”,距徐州、连云港、临沂、淮安等大中城市均在100公里左右,东陇海产业带中心城市,交通网络特殊性在中国2000多个县市中独一无二。

第一财经记者以需要运输货物为由,联系新沂市下辖的新沂经开区工作人员,对方表示,“目前集卡车来拉货,需要由属地企业携带集卡司机和车辆信息,来管委会现场办理手续,申请一张‘货运车辆来沂申请单’,到时候凭单在高速口接人。”

该工作人员说,没有这张申请单,高速卡口防疫工作人员不会放行,这项政策已经实行半个月了,“属地企业人员将司机接下高速之后,要求司机不下车,卸或者拉完货,立即离开,闭环管理。”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当地“外防输入”压力仍然较大,主要是徐州市下辖的睢宁县又有新增病例。据官方通报,4月21日,睢宁县新增2例确诊病例和87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层层加码”问题比较突出

过去一个月,陈丽在送货中路过了安徽、河南、陕西、宁夏、甘肃等省区,行程卡上出现了3颗星,在高速公路上,有的工作人员直接让她原路返回,有的让她寻找其他路口通过。

“就是一个路口一个路口地试。”她说,“运气好,就能下来;运气不好,就只能在高速路上继续跑。”在高速路上兜兜转转的时候,陈丽的吃喝拉撒只能在路上解决。

陈丽说,一次她根据导航来到了一处可以下高速的路口,但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却说不能下。她不得不前往另一个出口,但这里的检查站工作人员说,她应该在上一个路口下。当时,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

4月20日,第一财经记者在一个近500名货车司机的微信群里注意到,他们都在分享各地的防疫政策,讨论各地政策不同给货车运输带来的困惑。

比如,有些地方开了通行证,但通行证只有晚上有效,白天无效;有些地方,不是本地车不让下高速;有些地方,即便是24小时以内的核酸结果都不认,需要重新做核酸;有些地方,高速路上的出口拥堵严重,没有一天时间下不来;有些地方,防疫人员连核酸、健康码、行程卡都不看,直接就劝返。

对于车流滞留、物流不畅,4月19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春耕归纳说,出现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几方面。

一是“层层加码”的问题比较突出。货车通行依然困难。有的地区对来自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地市的货车采取一律劝返“一刀切”的管控措施。

二是防疫检查点设置不合理,公路出入口拥堵比较明显,个别地区在高速公路主线或服务区违规设置防疫检查点。

三是部分高速公路主动脉终端,交通物流末端不畅,主要是一些地方擅自关闭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和服务区。还有一些枢纽集疏运不畅,邮政快递服务受阻,从业人员负担加重等问题。

过去这段时间,即便从江苏到省外的运费比以往高出两三倍,陈悦还是选择在家里休息了20多天。他解释说:“如果出现一次意外,比如被强制隔离,一天的隔离费用就是300块,那我在路上就白跑了。”

陈悦告诉记者,过去20多天,他身边80%的卡友都选择呆在家里,光是他所在的江苏如皋花木大世界(批发市场),停运的货车就有五六百辆。

前两天陈悦又出来跑车,但他只在当地拉一些零碎的货物。也因为当地货车司机都如此选择,结果竞争异常激烈。“外面工厂老板找不到货车司机,我们在当地找不到足够的订单。这很矛盾。”他说。

李国章是安徽一家环保设备和汽车配件及用品生产制造公司的老板,客户遍布全国。由于找不到货车司机,他正在面临着原材料进不来、货物出不去的两头困境。

李国章的货仓里堆满了货物,为此,他不得不让员工调休,减少生产。公司目前的产量比以正常的时候减少了六七成,产值由此至少减少一半。

回家不需要隔离了

形势开始好转。

在合肥等待摘掉行程码上六安那颗星期间,4月18日,陈丽随机找了一批货,从合肥送往安徽含山。前往含山卸货地点时,陈丽路过了当地一个高速路检查口,检查流程只看核酸结果、行程卡和健康码,这些都正常之后,便可继续前行。到底卸货地点后,收货工厂也是进行同样的流程。她发现,之前遇到的各种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少了。

4月20日,陈丽对第一财经说,“回家连居家隔离都不需要,只需做落地检,然后是三天检测两次核酸。这次回家真的太顺利了。”她认为,当地政策的调整,与国家的最新要求有关。

4月18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下称“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强调,要足量发放使用全国统一通行证,核酸检测结果48小时内全国互认,实行“即采即走即追”闭环管理,不得以等待核酸结果为由限制通行。

“我们这边现在做核酸不用等结果。”陈丽说,这是她此次回家后发现的最大变化。

不过,刚回到家,她就接到了含山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问我离开含山了没有,知道我已经离开后,对方就说,离开了就好,离开了就好。”她说,“这是货车司机普遍遇到的事情,每个地方都担心外地来的货车司机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谈及最近货运环境的转变,磊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做核酸很方便,在高速卡口就可以进行。同时,通行证的办理,审核时间也加快了。

4月21日,江苏交通开展货车司机关爱行动,出台11项便民措施,包括高速公路服务区和出入口开放、畅通运输主通道、高速公路服务区爱心服务等方面。

目前,江苏省内已推动查验点前移,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合理设置核酸采样点和抗原检测点,为无有效核酸检测阴性报告驾乘人员提供服务,目前全省已有66个高速公路服务区设置核酸抗原“双检点”,为驾乘人员提供检测服务,减轻出口查验压力。

4月14日,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召开会议指出,以“通行证”机制为抓手,进一步统一标准、扩大范围、建立体系,覆盖更多企业,形成工作闭环。同时,针对保供保畅任务,紧急研究,创新货车司机防疫服务站等系列举措。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陈利幸表示,要加快建设货车司机防疫服务站,首批已投入使用82个服务站。并且,要抓好货运企业、货运司机关心关爱,进一步加大关心关爱力度,研究出台更多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帮助渡过难关。同时,尽快上线“卡车司机在线”应用。

更重要的,全国统一互认的通行证也在加快推广使用。

4月19日,吴春耕表示,加快推广使用全国统一互认的通行证,确保统一格式、办理方便、足量发放、全国互认、通行顺畅,并加快筹备设置和用好物流中转场地,确保货物接驳运输,人员闭环管理、互不接触,以上海及长三角等地区为重点,切实解决重点地区物流供应链突出问题。

4月25日0点起,江苏省就将正式启用全国统一式样《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进一步统筹做好货运物流疫情防控和保通保畅工作,全力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切实维护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应受访者要求,李铁、陈丽、陈悦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高速通行证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