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全球疫情与经济观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自由职业者全球“待业”,92%日本音乐人无法坚持到7月

第一财经 2020-04-08 11:44:34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本就收入不高的独立音乐人,这段时间大多遭遇了职业生涯的重创和生存危机。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这样的情况已经成为全球音乐人面临的困境。

当地时间4月6日,伦敦剧院协会证实,伦敦西区所有剧院将至少关闭至5月31日。  人民视觉图

独立音乐制作人李星宇最近收到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生存现状”调查,他在微博晒出了自己的收入,3000万次的累计播放量,最终他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的可提现收益仅724.89元。

“现在是谁都有机会发声的时代,这是好的,但我们依然不能完全依靠自身创作来获取收入。”李星宇描述自己的工作是词曲、唱、编曲、录音、混音、视频、宣传一条龙。他曾因不想接一个不喜欢的项目,而损失好几个月生活费。

他是音乐行业里的自由职业者。去年,他为多位歌手担任专辑制作人,为多部电影配乐,做巡演,以鲸鱼马戏团名义独立发行专辑,并在音乐节上演出。近几个月无法演出,他翻出去年12月在文雀汇后摇音乐节上的演出视频,分享给网友。

每年4月至5月,本是北上广独立音乐人的黄金期。春暖花开时,音乐节和livehouse、酒吧等现场演出进入活跃期,演出频繁,也是音乐人一年演出的高峰期。但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和持续,所有演出、大型活动迟迟无法恢复,独立音乐人获取收入的途径被切断。

《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参与调查的5000多位中国音乐人中,以唱作人、歌手为代表的带有表演者身份性质的占比超过六成。这其中,全职音乐人仅有12%,也就是说,80%以上的音乐人都是自由职业或是兼职身份。更堪忧的是,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不足2000元。

在疫情期间,这些本就收入不高的独立音乐人,大多都遭遇了职业生涯的重创和生存危机。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这样的情况已经成为全球音乐人面临的困境。

日本音乐人无法坚持到7月

一周前,乐评人唐若甫在其公众号“潮人谈”中向疫情下的音乐从业者发出调查问卷,截至3月28日,年龄从20岁至50岁的306位音乐从业者参与调查,超过九成认为,其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减少50%,54%的人认为,疫情对收入的影响很大。九成受访者从事与教学、演出相关的音乐工作,其中有三成为自由职业者。半数以上的受访者称,他们上一次做有收入的现场演出,“至少在三个月前”。

同样,日本传统文化交流协会也发布了调查表,在3月7日前收到2637份有效问卷。调查显示,音乐从业者中有79.6%属于自由职业,包括教师在内的全职音乐人仅占12.5%。整个3月,2637位音乐从业者中,近半数因疫情而损失超过15万日元的收入。

因收入锐减,仅有11.8%的从业者能靠收入养家,18%的从业者已经不得不考虑借钱维持生计。只有7.5%的从业者认为,如果疫情持续到7月,他们还能维持现状。也就是说,高达92.5%的自由职业者认为他们无法坚持到7月。

3月9日至12日,韩国艺术文化联合会也对130万会员进行了紧急调查,并发表了有关疫情形势在艺术界的影响及其挑战的报告。该联合会主席李范勋称,“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已经成为全球化危机,这对现场艺术家的生计构成了严重威胁。”

根据这份报告,今年1月至4月,疫情造成韩国的艺术活动大规模取消和延迟,损失约为600亿韩元。其中,仅首尔就有1614场艺术活动被取消,88.7%的艺术家表示,他们的收入较上一年同期有所下降,那些身在首尔的艺术家,则是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韩国艺术家认为,他们有必要建立一个全面的艺术组织,为疫情下受到影响的艺术界提供帮助,并想办法继续人们的文化享受。为此,韩国艺术文化联合会成立了一个艺术小组,对政府相关艺术政策、艺术家创作环境和对艺术家的未来期望进行分析、衡量和系统化,期望在特殊时期结成联盟,让艺术家团结起来,争取更多的权益。

英国音乐家损失1390万英镑收入

英国《舞台报》援引音乐家联盟的调查显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影响,迄今为止,英国的音乐家们估计已损失了1390万英镑的收入。

这份调查报告的受访者达到4100名,其中90%受到疫情负面影响,与去年同期相比,工作机会减少了69%。

根据调查结果,演出和现场表演是导致收入下降的音乐家人数最多的原因。研究发现,由于社会疏离措施,从事音乐教学和管弦乐演奏等工作也出现了严重下滑。

鉴于此,音乐家联盟启动了一项专项基金,用以支持受到负面影响的音乐从业者,从3月23日起,该基金会将向疫情中面临财务困难的音乐家提供每人200英镑的捐赠。

英国音乐家联盟秘书长霍勒斯·特鲁布里奇(Horace Trubridge)说:“音乐是我们在动荡时期可以确定地提供幸福和救济的少数事情之一。全世界的音乐家,无论他们是在剧院、教学还是管弦乐团的演奏会中工作,都会感受到这场全球灾难导致的经济下滑。无论是关闭剧场、取消演出还是关闭学校,对音乐家来说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自由职业者。我们希望这笔资金能为音乐家提供少量的救济,但我们更迫切地需要政府为音乐家提供更广泛的支持,我们呼吁唱片业也应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在流媒体平台蓬勃发展的当下,53%的中国音乐人将自己的作品上传至流媒体,音乐人已经普遍地将流媒体平台视为音乐作品发布、传播的主要阵地。但是,像李星宇这样,音乐作品播放量超过3000万次却仅能获得724.89元酬劳的情况,并不少见。

特鲁布里奇坦言,英国音乐人也面临这样的情况,他同时宣布,音乐家联盟将与流媒体平台斗争,为联盟会员获得更多的权益以及更为公平的报酬,“任何签约流媒体的音乐家,我们都要争取谈判机会,尤其是那些还没有太多名气的音乐人,他们面临着巨大的不平等。”他认为,在疫情期间,这种权益的争取将显得更加必要。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