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影视内容与投资趋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那英张柏芝领衔,《姐姐》第二季趁热打铁能否继续火爆?

第一财经 2021-01-23 19:18:23 听新闻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姐姐》这个爆款IP能否在第二季继续火爆,还是会因过度营销而导致审美疲劳,是这档爆款综艺要面临的问题。

那英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舞台

时隔仅五个月,《乘风破浪的姐姐》(下称《姐姐》)第二季又来了。

去年6月12日,在没有官宣、没有预告、微博热搜停更的情况下,《姐姐》第一季低调开播,十小时播放量破亿,成为年度现象级综艺。

1月22日中午12点,《姐姐》第二季在芒果TV登场。那英在节目中一句“你俩谁啊”,以及40岁张柏芝的容貌话题,在当天霸占数个热搜。

相比第一季试探性的低调,第二季费劲了心思制造话题,来势汹汹。节目还未开播时,黄晓明和李菲儿、杨颖的陈年旧事就已经引发一波热潮,加上话题女星董洁、张柏芝的加入,以及关于53岁歌坛天后那英的讨论,使得节目在开播前就攒足了人气。

“阵容强大”“卡司和赞助商全面升级”“没有第一季好看”“拖着进度条终于拉完”,随着节目播出,网友评论不像第一季那样充满惊喜,而是出现两级分化。

《姐姐》这个爆款IP能否在第二季继续火爆,还是会因过度营销而导致审美疲劳,是这档爆款综艺要面临的问题。

不一样的“姐姐”

1月12日,在公布嘉宾名单的那天,微博热搜就为《姐姐》第二季而沸腾。

“那么火的节目,谁来我都不惊讶,不来我(倒是)觉得有点惊讶。”第一季最火的嘉宾宁静在看到第二季名单时说出这句话,验证了这档节目在综艺市场中的热度。

第一季参加的艺人中,除了宁静、伊能静、沈梦辰、张雨绮等,大多数职业生涯并不理想,甚至没有代表作。据DT财经统计,30位女艺人中,除了5位的本业为歌手,另有13位女艺人年均上线不足一部新影视作品。加上去年正值疫情初期,大部分艺人接不到工作,因此,这帮30岁以上、远离舞台的女艺人更有放手一搏的感觉。从数据上看,第一季节目播出后,女艺人都实现了“自救”,不同程度翻红,部分跻身一线,收获不菲。

到了第二季,节目组无论资金还是实力都今非昔比,来的“姐姐”咖位也都不低,那英、容祖儿属于华语乐坛顶尖歌手,董洁、张柏芝带着各自话题,周笔畅、吉克隽逸、江映蓉等专业歌手值得期待,使得这一季嘉宾面貌更加多元。

容祖儿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舞台

第一季时,无论制作方、艺人还是观众,都带着未知感,不知道节目后续的走向,充满新鲜感与期待。

回顾最初,《姐姐》的爆火背后,有着直面女性困境的社会意义。它宣扬30+女性独立自信的价值观,唤醒中年女性突破自我,焕发激情,有种逆流而上的勇气,顺应女性意识觉醒的社会话题。

此后《姐姐》也遭遇了高开低走的问题。身材管理一流的“冻龄”的姐姐,依靠努力实现了“破圈”,名利双收,但女性的传统审美规范并未打破,中年女性的困境更谈不上得到重视。

到了第二季,女性30+的话题性更淡了。尽管新一季嘉宾的咖位更高、平均年龄更大,但变成了一档中规中矩的明星选秀节目。30位姐姐每个人的定位与角色都已经安排妥当,阵容虽是星光璀璨,剧本却早已设定好。

“第二季来的姐姐,肯定会释放出更多的黑料和更爆的话题。”娱乐博主Billy分析,从第二季参与名单,已经能看出制作方的心态,就是要制造话题,靠八卦引流,甚至不惜掀起舆论狂欢。在节目播出前,黄晓明与李菲儿的绯闻重提,以至于黄晓明不得不宣布退出,使得第二季的营销感深入人心。

“第一季来的姐姐们都很纯粹,不知道节目要怎么玩。但第一季的成功,让第二季带了更多的规则和功利考虑,知道怎么去营销,靠剪辑扔猛料,这样肯定会少掉很多乐趣。”Billy认为,有第一季的成功在前,第二季无论是舞美制作的精良度、节目的热度、制造话题的能力,都不会差,但更多人会怀念第一季,这也是必然的。

张柏芝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舞台

千亿俱乐部中的芒果超媒

就在《姐姐》第二季播出前,其背后的制作单位芒果超媒在1月10日发布公告,预计2020年全年净利润为19亿~20亿元,同比增长64.32%~72.97%。在长视频赛道的四大玩家,除了“爱优腾”外,芒果超媒或是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平台。

背靠着湖南卫视打造综艺的基因,芒果超媒拥有超过上千人的内容制作团队,不仅有《明星大侦探》《妻子的浪漫旅行》《向往的生活》等热播网综,一部《姐姐》更是直接将其送进千亿市值的俱乐部。

以现象级产品《姐姐》为代表的综艺节目,直接带动芒果超媒广告收入和会员收入增长,据公告显示,去年年末,芒果TV有效会员数已达3613万。而且,在《姐姐》的口碑带动下,芒果超媒综艺类项目广告签单量上涨近50%。

正因为《姐姐》的强劲吸金能力,第二季趁热打铁,几乎与第一季无缝衔接,继续巩固其IP地位。第一季时,微商梵蜜琳以极低价格获得独家冠名,实现以小博大的破圈宣传。到了第二季,赞助商猛增至14家之多,广告多到数不过来。

从播出时间来看,第二季赶在寒假期间推出,且很快接近春节假期,在多地发出就地过年倡议的疫情期间,线上娱乐势必火爆,无疑会进一步助推第二季的收视率。

杨钰莹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舞台

匆忙上阵的第二季,开播前就贡献了各式八卦与话题,以颇具争议的方式重回观众视野,但这档节目的成团信誉已经大打折扣。

去年9月4日,第一季决赛成团夜后,“浪姐七人团”除了参加《姐姐的爱乐之程》综艺节目,再增一波热度,再捞一次赞助费之外,没有一次合体演出。12月31日,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浪姐七人团”终于登台演唱了《无价之姐》和《LADY LAND》,却在演完后由宁静直接宣布解散。

所谓的女团选秀,在唯一一次舞台秀就宣布解散,让30+女团的策划变成一个笑话。《姐姐》最终的本质,就是一档综艺节目,靠精心设计的话题收割流量红利,实现商业价值。

无论《姐姐》第二季是否能赢得口碑,其背后的芒果超媒都已经在2020年影视圈的一片萧索中完成惊人逆袭。在《姐姐》第二季之后,芒果TV将陆续上线《披荆斩棘的哥哥》《密室大逃脱3》,依靠这些头部剧综的持续发力,芒果超媒将在综艺内容市场上继续掀起浪潮。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