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首席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5G爆发还要过几关?丨首席评论

第一财经2019-09-20 10:25:58

责编:李瑶

安全性是5G建设中的重中之重

5G的大带宽、低时延、大连接不仅给公众带来了超高速的网络体验,它更是为产业服务的。据预测,未来80%的5G应用将会面向于产业。5G时代,万物互联,物联网系统越来越复杂,安全问题也将越来越突出。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安全是对5G时代智能互联网的首位要求。尤其是交通、医疗、金融等应用场景对5G网络安全性有着极高的要求。设想一下,如果行驶在公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受到攻击怠工,将威胁到交通安全;如果远程医疗过程中网络被入侵,病人的风险也是很大的;如果大规模工业生产中网络被病毒侵犯,也将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因此,进入5G时代,网络安全建设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5G渗透到工业应用领域,因此,在5G网络的建设、设计,以及标准制定时,都充分考虑到了安全问题。不仅仅是采用传统的入侵检测、防火墙、病毒扫描,还采取主动防御,也就是结合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可能的蛛丝马迹。其次,5G还强调网络协同的威胁情报共享,也就是通过企业、设备供应商、网络运营商、政府等各方之间对威胁情报的共享提高全社会的防御能力。

频谱资源稀缺问题如何解决?

谈到5G,少不了会提到频谱。什么叫频谱呢?举个简单的例子,汽车在公路上行驶,需要占用一定的车道,同样,5G信号在传输过程中所占用的“车道”就叫做频谱。在5G这条高速公路上,频谱资源是5G应用的基础。从三大运营商的5G频谱划分来看,中国移动分配到的2515MHz-2675MHz频段包括了目前4G在用的2.6GHz频段,5G要想在这个频段使用到100M的带宽,就必定会占用现有的4G网络。有业内人士指出,频谱资源紧张是5G发展的拦路虎。在智能制造、车联网、智能物流、无线家庭宽带接入等领域,5G有诸多的应用场景,是否又有足够的频谱资源来支持不同业务的需求呢?

对此,邬贺铨指出,中国目前正式获得商用牌照的运营商拿到的都是6GHz以下的频段。这个频段是低频段,它能够给每个运营商分配的带宽是有限的,也就意味着它的峰值速率是受限制的。“另外,毫米波频段原来不是为移动通信设计的,所以已经有了很多的占用,像雷达、卫星等等要调节出来,而且要跟现有应用在频率上避免干扰,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所以马上要开世界无线电大会了,要为全球5G未来的频率探讨一个全球可以共同接受的地方。”

频谱资源如何分配?会出现更多专网吗?

5G不仅服务于公众也服务于工业。不同的受众对网络有着不同的需求,在有限的频谱使用上可能就会“打架”。频谱资源如何分配是业界十分关心的问题。在5G这张大网上,未来是否能为不同的应用、不同的企业切分出能满足其不同需求的专用网络,也就是业界所谓的“切片网络”呢?

对于切片网络,田溯宁介绍道,就是把一张电信网切片成非常多的子网或者切片网络,能为不同的应用、不同的企业提供一种专门的网络。田溯宁举例道,“在IBM那个时代,说全世界10台计算机就够了,每一个企业一台计算机都能管到一起。但是乔布斯说为什么每个人不能有自己的一台计算机?今天看到中国三大运营商,我们要不要想到为什么每个企业不能有一个自己的运营商?我称之为行业的运营商。”

为什么要建切片网络呢?邬贺铨表示,现在的5G主要是面向消费者设计的,它采用TDD时分双工的模式,带宽预留得比较宽,且时隙比较多。人们的网络应用往往是下载视频多,回传少。而工业上的应用是相反的,物联网很多传感器等大量是回传的形式,从网上下指令比较少。所以就要求TDD的配比要反过来。而在公众网络上面,为工业专门反过来建网,会互相产生干扰。因此,就有企业提出希望有专用于企业的5G频率。

5G需要更多基站,建设成本会增加吗?

除了安全性以及频谱资源稀缺之外,建设成本高也是制约5G发展的关键因素。由于无线信号频率越高,传播损耗越大,覆盖距离越近,所以5G如果想要达到和4G同样的覆盖效果,就需要建更多的5G基站,因此,就有人担心5G网络建设成本也会随之增加。

但邬贺铨认为,4G刚开始的时候基站设备也是十几二十万,现在几万。5G现在的基站设备大概30万,随着规模提高也会降到几万。另外,算到支持单位流量的带宽,同样支持100兆,5G的成本比4G少得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不能说5G就是绝对不合算的投入。

5G投入成本何时得到回报?

新事物的建设难免会产生成本,但更重要的是从长期来看,它的收益如何。自从三大运营商公布5G商用时间表以来,不乏就有人担心,4G建设成本都还没有收回来,就开始投入建设5G网络,那5G的成本到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呢?

对此,邬贺铨表示,因为每一代移动通信的生命周期为十年,而中国的4G周期没有十年,只有六年,5G就来了,所以显得4G的周期比较短。目前中国建成了全球最大的4G网络,去年年底,4G的基站已经有372万个了。而且中国4G的用户已经占到移动通信用户的80%,中国的4G基站占全世界60%。运营商为了建设4G网络,这六七年来总共投资了6000多亿人民币。当然,每年运营商的收入大概1.4万亿左右,其中移动通信是1万亿,但是还要扣除很多支出。所以,也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中国运营商还没有收回4G的投入产出回报。邬贺铨补充道,“一定意义上原来也能收,是因为提速降费,所以基本上让利给老百姓了。”

对于在5G上的投入,邬贺铨认为,回报期也会很长。“实际上很多咨询报告预测到2035年5G产生的效果,应该说还是能够得到回报。这个回报不仅仅表现在运营商的收入,还表现在社会上获得的效益。”

消费者会为5G付出多少?

5G这个大网络中有建设者也有消费者。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可能最关心的是自己会为5G付出多少,包括网络通讯费以及购买5G设备的费用。

邬贺铨表示,每一代移动通信出来的时候,手机开始都比较贵,到后面就降下来了,现在4G的手机有些只要1000元,5G手机将来也会到这个水平。另外,随着移动通信的发展,不仅买手机的成本会下降,用手机的成本也会下降。

5G何时爆发?

今年6月,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虽然现在社会各界对5G都抱有很高的期待。但是像历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更迭一样,5G的普及并不会一蹴而就,5G的大规模商用需要多领域的技术支持。未来5G何时能全面爆发?业内专家有不同的判断。

设备生产商代表、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认为,5G的大量应用可能要等到2021年。科技专家邬贺铨认为,移动通信投入要几年以后才能爆发,因为到那个时候,一些真正有价值的应用才能出来。像3G刚起来的时候,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所以3G能力具备以后这些应用才起来。4G刚起来的时候,没有移动支付,也没有微信视频,也是4G能力具备以后才开始。“我想现在也没法预言什么样的业务会爆发,因为很多业务会由网民以及网络公司创造和开发出来。”

第一财经《首席评论》出品

编导 赵楚琪

主编 芮晓煜

制片人 尹淑荣

关键字

首席评论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