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首席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速开放的中国金融市场丨首席评论

第一财经2019-11-27 11:24:39

深度参与中国金融业开放的外资金融机构

11月5号,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中国正用实践证明着对外开放的决心。新中国成立70年来。对外贸易实现了历史性跨越。近20年,进口规模不断新高,尤其是2001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以来。1995年,我国进口来源地前三位分别是日本、欧盟和美国。但日本所占份额连年下滑。到2012年,欧盟取代了日本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之后,东盟和韩国更是接连超过日本,成为我国第二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

从我国1995年至2018年的进口总量及品类结构变迁可以看出:机械设备、服务、矿物燃料这3项在进口总量中的占比提升最大。近年随着中国制造和出口结构的提升。我们从初级加工和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加工出口,逐渐转向电脑和数据处理等领域出口为主。因此,集成电路的进口占比大幅上升,而初级塑料、肥料和纺织机械等占比则在逐年下滑。随着市场的开放,医药品和天然气的占比也在逐年增加。除实物商品之外,中国服务进口规模已是全球第二。

2018年服务进口总额5250亿美元,比1982年增长262倍。服务进口构成中:境外旅游和运输服务的占比提升最快。从2012年起,中国已连续6年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消费国。这些数据映射出,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转型升级,居民消费能力也在稳步增长。

说到服务业的开放,金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领域。近几年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正在加速推进。从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到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QFII、RQFII投资额度限制,再到前不久,完成对《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修订。一系列金融业开放举措陆续出台。同时,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也更加积极,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加速融入全球金融体系。金融市场的开放成果有目共睹,进入中国,亲身参与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过程中的外资金融机构最有发言权。2002年11月5日,《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出台,2003年7月瑞银达成第一笔QFII交易,标志着外资开始进入A股市场。2018年11月,瑞银又成为首家通过增持股权以实现控股合资证券公司的外资金融机构。“从原来作为小股东独立管理瑞银证券到名正言顺成为第一大绝对控股的股东,我们很受鼓舞。”瑞银证券总经理钱于军表示,瑞银不仅是中国金融开放过程中较早的受益者,同时也是市场的建设者和参与者。瑞银进一步增持的时间表已经提前到了2020年。

美国信安金融集团亚洲区总裁张维义表示,自他2002年进入中国金融行业以来,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改了三遍。“这说明什么呢?第一,市场的发展非常快;第二,监管的体系一定要及时跟上市场的变化。所以我觉得,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的确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带来“鲶鱼效应”

随着开放的步伐加快,不乏有国内的金融从业者担心,外资金融机构往往历史悠久、经验丰富,跟他们同台竞争,自己就会处于不利地位。

对此,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认为,其实没有必要担心。因为如果开放中国的市场,更多新的竞争者进来,会带来更好的服务,更高的标准,以及更先进的手段。“我觉得合作共赢一定是未来的方向,外商银行就像鲶鱼一样,进来以后刺激这片活水,带来良性竞争,提升我们的监管水平。”

合资券商如何实现1+1>2?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举措》,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涵盖债券市场、银行保险市场和证券市场3个领域。其中提到,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随着将来更多外资控股券商的出现,合资券商如何才能实现1+1>2的效果呢?

在钱于军看来,同一个公司里,大家都是同行的话,合作是受到很多制约的。他认为金融服务的最高端是不太适合合资企业的,除非合资的双方来自不同的行业,当中要指定有实力有经验的一方来运营,这样成功的几率会大幅度上升。

在张维义看来,合资企业要想发展得好,双方在人才和文化之间的交流必不可少。他认为很多合资公司不成功是因为感情关系只停留在股东的层面,没有很好地建立集团和集团之间的交流和了解。

外资期待看到开放政策的切实落地

7月,我国新推出的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在多个领域放宽准入限制,鼓励外资机构投资入股中国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养老金管理公司,支持外资全资设立或参股货币经纪公司,并针对一些领域中境外机构的持股比例提前了开放时间表。此外,10月中旬完成修改的《外资银行管理条例》扩大了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增加“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和“代理收付款项”业务;降低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将外国银行分行可以吸收中国境内公民定期存款的数额下限由每笔不少于100万元人民币改为每笔不少于50万元人民币。在业内从业者看来,这是一件欢欣鼓舞的事情,但高兴之余,他们最关心的其实是政策如何真正落地。

“我觉得开放是一回事,落地是一回事。我们希望监管能够尽快把这些细节落实。”张维义表示,信安多年一直想进入中国的养老金市场,将其技术、产品、服务带到中国的市场来。

开放会带给中国资本市场怎样的变化?

当前,外资银行资产占我国全部商业银行资产的比重为1.6%,外资保险公司占比为5.8%。从比重来看,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空间仍然很大。开放的脚步越来越快,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会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在钱于军看来,中国金融服务业必须要走的,一个是机构化,另一个是多元化竞争。“我们要选择我们的核心业务,要确保我们在国内做的跟我们全球的核心竞争力是吻合的,这样才能充分利用我们网络的优势和资本中介的优势,来确保国内业务全力地往前发展。”

门要开得大,制度建设得跟上

对监管层来说,当市场越来越开放,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也得跟上。张燕生表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开放和金融的开放与监管能力、法制建设等方面是密切相关的。下一步要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监管和法制建设,另一方面要开展全方位的国际合作,其中包括用好香港。“香港的资本市场实际上就是多层次的国际资本市场。沪港通在我看来更多还是监管、法制、规则的互联互通。”

中国金融业的开放已经提速,而外资机构对未来进一步的开放更加充满期待。美国国际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孙立群表示,获得更多的牌照是外资公司所希望的。钱于军也表示,希望监管层和政府把更多的决策留给市场。他认为随着机构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A股市场会迎来越来越理性、稳健的发展。

第一财经《首席评论》出品

编导 赵楚琪

主编 芮晓煜

制片人 尹淑荣

责编:李瑶

关键字

首席评论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