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首席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跨境双向投资开启新时代丨首席评论

第一财经2020-07-09 15:46:40

责编:李瑶

近期,我国金融对外开放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6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澳门金融管理局发布关于在粤港澳大湾区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的联合公告。理财通业务具体是指在粤港澳大湾区内,试点允许三地境内外居民以个人身份在跨境银行开立投资专户,投资银行旗下销售的合格理财或投资产品。如今,投资者进行财富管理产品多元化投资已经是大趋势,继股票、债券及“固收+”等产品之后,“跨境理财通”开放试点,投资者将可以选择更多层次、多市场的金融投资理财产品。未来,居民将如何配置海外资产呢?跨境双向投资新添渠道,外资会加速配置境内金融产品吗?《首席评论》邀请到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和兴业研究首席汇率分析师郭嘉沂共同讨论。

为什么现在推出跨境理财通试点?

主持人韩瑛珂: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选择最近这样一个时点推出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管涛:在2019年11月的时候,当时支持香港居民来内地的惠民措施中就涉及到探索建立跨境理财通机制。今年5月14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里也提到了跨境理财通。所以在6月29日三地的监管部门联合发布公告,应该说是因为按照流程走到这儿了。

郭嘉沂:我国的国际收支其实今年相对来说是比较平衡的,资本外流的压力也不大,人民币汇率下半年反而是有升值动能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从国际收支和汇率的角度更适合推进境内个人出海的项目。

跨境理财各个渠道表现如何?

韩瑛珂:目前,境内个人投资者主要通过港股通、内地和香港基金互认和 QDII基金出海,现在来看,这些渠道各自的表现怎么样?

郭嘉沂:像港股通,还有沪伦通,主要出海是配置海外市场的股票,比如中国香港,还有伦敦当地的。内地和香港的基金互认现在实际使用的额度是比较少的。对于QDII基金,其实各家机构是有额度限制的,像今年3月份海外市场巨震之后基金额度是比较紧俏的。所以相对于这些渠道来讲,理财通可能相对来说门槛会更低一点,能面向更多的老百姓,还有它投的标的相对于港股通不光是股票,也可以配置债券,还有其他的一些品种。

韩瑛珂:目前来看,这一系列规模大体是多少呢?

管涛:到7月6日为止,港股通项下的累计净买入成交额是1.19万亿元人民币,大概是1600亿美元左右。还有QDII的额度到6月底是1040亿美元,规模要小于港股通,应该说港股通是更加主要的配置渠道。还有一个渠道就是香港基金在内地发售,确实规模不大,到5月份的时候累计只有173亿元人民币,也就是二三十亿美元,但是这都是流量的情况。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国际投资头寸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存量的情况。到今年一季度末的时候,国内对外股票投资的余额是3625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同期对外金融资产扣除储备资产以后,民间的对外金融资产,这个比例是8%,而在2006年的时候这个比例是0.1%。

个人投资者跨境投资渠道是否将更宽?

韩瑛珂:之前我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更多是对于机构投资者有一些出海的机会,但是对于个人投资者,这样的机会相对会比较少。此次跨境理财通试点,个人投资者首次可以直接开设和操作跨境投资专户了。未来是不是类似这样的业务会陆陆续续更多地开放给个人投资者呢?

郭嘉沂:我认为未来个人出海渠道还是会渐进式开放。从现在配置比例来讲,跟成熟的市场比起来,内地居民配置全球资产比例偏低,成熟市场的居民大概会有20%、30%的资产配在全球其他资产上。所以我们也认为现在只是在大湾区内做这样一个试点,未来会向全国其他地方逐渐做一个拓展。另外像2015年暂停的QDII2之后也可能会再被提上议程。

个人跨境投资应注意哪些问题?

韩瑛珂:如果现在逐步放开的话,境内居民跨境投资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管涛:还是要注意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第一,我们做跨境投资不能把资产多元化配置简单等同于炒外汇。实际上配置外汇资产不是说你买了美元就放在那儿,还是要有投资标的的,所以不能简单认为美元涨的时候买美元资产,人民币涨的时候配人民币资产。我觉得要改变这个观念。

第二,要树立正确的风险理念。因为在成熟的市场中,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比如你看到香港的一些理财产品收益比较高,你要搞清楚它的底层资产是什么,它对应的风险是不是你能承受的。特别要知道在国外成熟市场中,投资者是风险自担的,一旦出现了损失,肯定要做好风险自担的准备。

郭嘉沂:我想提醒一点,海外市场中,我们不是规则的制定者,我们只是游戏的参与者。像今年CME改了负油价的规则(允许报价为负的石油期权上市),所以类似的情况其实大家在做海外资产配置的时候要特别保持一份警惕。

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还有多大空间?

韩瑛珂:和海外的市场相比,外资持有我国的人民币资产的比例其实是比较低的,随着我们国家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的话,是否可以期待更多外资的入场?

郭嘉沂:一方面,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的比例比较低,所以是会有一些被动的配置,比如说人民币资产之前也是被加入了股票市场的指数,包括债券市场。所以如果我投这个基金的话是要被动配一部分人民币资产的,所以这肯定是一部分流入。另外一部分,我主动考虑收益风险的匹配,我有一部分主动地来选择配人民币资产,这个其实就是考虑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一个吸引力。另外,就是汇率市场套保的便捷程度。现在从利差,包括经过汇率套保之后的利差,中国相对于一些其他主流的经济体来讲都是有绝对优势的。股票市场的话,在这轮比较明显上涨之前,估值也还是偏低的,所以相对于海外的这些机构来讲是有比较大的吸引力。

管涛:我觉得确确实实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还是有一定空间的,因为现在外资在中国的债券、股票市场参与程度比较低,只有3%、4%,要达到新兴市场国家一般10%、20%的水平,还是有很大的空间。而且中国无论股市还是债市,容量也很大。比方说7月6日,我们的股市市值71万亿,债市市值108万亿。但是这是潜在的空间,并不意味着外资会马上进来。因为我们吸引的外资都是机构投资者,中长期投资者,他们更加讲究择股、择时,要选好的投资标的,选择好的时机进来,除非有一些被动配置的,有时限的要求,操作速度可能更快一点。但是确确实实我们可以看到,这次疫情中国控制得比较好,所以我们的公共卫生是相对安全的,经济复苏的前景也是比较确定的。这个对于外资来讲,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投资概念。

第二,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都是零利率、负利率,我们现在货币政策还处于正常空间,人民币的债券收益率还是正的,这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讲也是有一定吸引力的。我们现在在推动资本市场的基础制度建设,在推进改革开放这方面释放的制度红利也有助于提升资本市场中长期的估值中枢,对外资来讲也存在着比较多的机会。

在中国整个金融市场不断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背景下,人民币金融市场被纳入了越来越多的全球指数,或者在全球指数里的权重是不断提高的,这也会吸引外资的流入。

境内银行理财产品能否真正吸引境外资金?

韩瑛珂:从相对微观的角度来讲,境内银行发售的理财产品主要是挂钩保险的产品和普通商业银行理财产品。这些产品对于境外资金的吸引力有多大呢?

管涛:这还是跟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有关系,它对应着不同的底层资产,它的风险是不一样的,所以波动性、收益率也是不一样的。相对而言,以货币市场基金为主挂钩的产品收益率比较低。但即便是这些产品,香港因为是连续汇率制度,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挂钩的,这种情况下香港整体的利率也是比较低的。如果风险偏好比较低的香港居民,肯定在内地买一些收益率比较低的产品,但是相对收益比较稳定,可能对他来讲也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但是有一些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可能跟信托产品挂钩,波动性比较大,收益比较高,不排除有些香港居民也愿意买收益更高的产品。但是现在境内的理财产品市场进行了改革,要实行净值管理,打破刚兑。可能某天看到它的净值升得比较多,过一天可能跌得比较多,它的波动性比较大。境外投资者要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选择不同的理财产品。

跨境理财产品设计的创新方向在哪里?

韩瑛珂:未来在理财市场上,跨境产品设计的创新方向在哪里?

郭嘉沂:现在外资进来其实第一步可能主要是在固收市场配一些利率品,如果我们境内的资产管理公司能在信用挖掘上做更多深入发现的话,其实对于外资是会有比较大辅助价值的。在固收市场主要做一些信用的挖掘,利率市场主要是一些择时上的策略。利于居民出海的话,其实在产品设计上,大家更看重的是国别的轮动。因为我们在境内可以实现比如股债大宗商品跨资产的轮动,如果再叠加一个跨国轮动,其实对应不同的经济周期,不同的货币信用环境,在资产配置上会有更多的选择。

跨境理财通长远意义何在?

韩瑛珂:跨境理财通的资金汇划使用人民币跨境结算,长远来看,对我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又将产生怎样的积极意义?

管涛:我觉得应该从三个方面来讲:第一,本身粤港澳大湾区规划里,对粤港澳大湾区有重要的战略定位。其中三个定位,一个是世界级的城市群,还有一个是内地和港澳深度合作的示范区,再一个是优质的生活圈。实际上这有点像欧洲共同市场的建设。欧洲共同市场的建设所谓“四通”,人员、商品、劳务、资本自由流通,这个市场才能深度融合。刚才讲的三个战略定位,实际上就应该在“四通”方面不断探索和推进。我觉得跨境理财通恰恰是在资本的自由流通方面,从方便个人跨境投资做了有益的探索。这无论对人民币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对人民币国际化都有长远积极的意义。

第二,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从支付功能来讲,跨境理财通目前虽然没有公布细节,但是兑换都在香港市场,在离岸市场完成,都是用人民币跨境收付。如果说跨境理财通做起来以后,这部分人民币的跨境收付就会增加,就会提高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体系里的比重、市场份额。根据外汇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跨境收付里人民币的占比到了35.5%,占了1/3。现在美元占了57%,已经降到60%以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年股票通业务的发展,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有频繁的交易,增加了跨境人民币的收付,提高了人民币在国际支付里的份额。

第三,从金融功能来讲,跨境理财通是双向开放,北上的资金一定会增加人民币的金融资产配置,金融功能进一步提高。但是,从贮藏功能或者金融功能来看,如果是南下资金,我觉得这个对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因为南下资金在香港,我想大概率买的是当地的金融资产,也是港币计价的产品,即便是人民币出去,在当地也要换成港币。当然如果香港能够发展出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作为理财产品卖给内地投资者,确实从金融功能方面也有利于支持人民币的国际化。

第一财经《首席评论》出品

编导:赵楚琪

制片人:尹淑荣

关键字

首席评论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